第二百零四章 冤哉枉也(1 / 4)

男人贪好渔色,才是天性。

但若是一个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恋恋不舍另一个男人,绝对不可能大度,男人总是自私,自己三妻四妾可以,女人稍有暧昧,便是万劫不复。

以李二陛下对房俊的了解,谁若是敢觊觎他的女人,必然会遭致雷霆霹雳一般的报复,哪怕这个人是他心爱女人的前夫……

在他看来,房俊干掉长孙冲的动机实在是太充足了。

当然,这无关于对错,是每一个有血腥的男人都会去做的……

所以,哪怕此刻房俊一脸无辜、目光清澈、神情坚定,但李二陛下只是认为这小子在官场之上的历练没有白费,“演技”已然不下于朝堂之上那修个说哭就哭、说小就笑的大佬们。

不过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并不能说明房俊无辜。

没有证据,也不能保证房俊安然无恙、全身而退……

皇帝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尤其是当这个皇帝志存高远、矢志超越秦皇汉武成就“千古一帝”之宏图霸业的情况下,更不能行事无所顾忌,而是要团结绝对多数的人,将大家捆绑在他的战车之上,任凭驱策。

乾纲独断、一意孤行的下场,便是隋炀帝的殷鉴……

而李二陛下也明白,房俊在得知长孙无忌上门闹事之后,非是采取息事宁人的方式予以解决,而是悍然闯入赵国公府,将长孙无忌的子侄排成排收拾一顿,必然是因为已经看透了其中的道理。

无论如何,他谋求上位军机处的路途已经被阻断,满朝文武怕是没有几个能够站出来支持他,所以干脆破罐子破摔,你打我房家的脸,我就将你长孙家的脸踩在脚下,肆意摩擦。

最起码,房俊这股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情很是让李二陛下欣赏,想当年他面对着隐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的咄咄紧逼,不也是不敢束手就擒、任凭宰割,故而悍然发动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的初衷,绝非是希望能够依据掀翻太子与齐王,而是绝境之中的拼死抵抗!

你不让我活,我拼死也要咬下你一块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