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凌有些好奇地看着月色下低声哭泣着的女人,身为父亲的人丝毫不在乎女儿的婚姻和死活,反倒是身为继母的人十分操心的模样?

    这成夫人分明十分惧怕成毅,却还是替继女求情了。不过仔细想想或许也不难理解,如果嫁给了成毅那样的丈夫,或者又成毅那样的父亲,或许即便不是亲生母女也会产生几分同病相怜之意。更不会有什么勾心斗角互相算计的心思了。

    楚凌偏着头思索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有出去。成夫人低声哭泣了一会儿,似乎终于想起来这不是自己能够随意发泄情绪的地方,方才抹了眼泪站起身来默默离开了。楚凌望着成毅离开的方向考虑了一会儿,这李家大部分人有云行月去对付,但是成毅这样的人云行月的药却不一定能放倒他,所以她还是要亲自跟着看看才行。

    成毅今晚的情绪似乎十分的不悦,等到楚凌跟上去的时候就听到花园里传来有人哀嚎的声音。微微一怔,楚凌连忙快步走了过去。还没有走近就看到了成毅正在抽打几个侍女仆从。并不是拿着鞭子有章法的抽打,纯粹只是胡乱殴打。地上还摔落了一地的盘子点心水果之类的东西,显然是这些人不知怎么的惹到了成毅,或者是根本没有惹到只是运气不好遇上了。

    但是无论是因为什么,楚凌都觉得眼前的男人非常恶心。

    她不是没有见过脾气不好那下人撒气甚至随意折辱别人的人,但是却很少见到这种人。夜色中成毅的目光跟先前在大堂里见到的截然不同,眼睛里仿佛有熊熊火光在跳动燃烧。那火光中写满了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兴奋和愉悦,却没有半点怒气。也就是说他并没有生气,现在这样做真的只会单纯的想要这么做,这么做让他觉得愉快而已。就像是有人喜欢吃肉喝酒有人喜欢锦衣华服,有人喜欢赌博,而成毅的喜好显然更加另类一些,我们通常称之为……心理变、态。

    地上的人还在哀嚎,成毅却显然觉得还不够。他只是随手拿起自己随手带着的刀柄抽打地上的人。在觉得哀嚎的声音无法让自己满意的时候,他皱了皱眉,抬手拔出了刀毫不犹豫地朝着一个下人劈了过去。即便是拿刀砍人,他眼里依然没有怒火和杀气,或许在他眼中拿刀柄抽人和直接拿刀砍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楚凌微微一眯眼,到底还是没有忍住。一抬手从旁边折了一枝花枝朝着外面的人射了过去。夜色中,花枝打在了成毅握刀的手上,他只觉得手腕一阵巨疼,手中的刀险些掉落到地上。成毅自然也看到了打在自己手腕上的东西是什么,他并不是那种脑满肠肥只知道钻营什么都不会废物。所以即便是这一下让他的手近乎麻木,他也稳稳地握住了刀并没有松手。

    “什么人?”成毅厉声道,同时厉声吼道:“来人!”

    几个人影听到他的声音飞快地朝着这边冲了过来。楚凌也不犹豫手中流月刀出鞘身形如一道魅影迎上了朝他们本来的人。此时已经是晚上,花园里并没有什么人。李家的吓人或许也知道成毅有这样古怪可怕的癖好,方才几个下人哀嚎了这么久都没有人过来查看这会儿自然就更不会有人。过来的只会是成毅身边的护卫。

    解决成毅地护卫比楚凌以为的简单得多,不过片刻间五六个护卫便已经倒在了地上。楚凌莞尔一笑,为自己的太过谨慎而失笑。泰和县城这样的地方,自然不会有多么难得的高手。葛丹枫那样的人也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蹦到的,更何况葛丹枫也算不上高手。成毅能不过自己女儿的死活将她嫁给什么将军,自然是为了向上爬了。这样的人,什么能有多么厉害的人物?他若是真有本事,又怎么还会在这小小的偏僻县城当一个副统领?

    成毅并没有急着逃跑,也没有大呼大叫。或许是他知道自己未必能跑掉,同样也知道这个花园里这会儿根本就没有别的什么人,就算有人听到了声音也未必敢过来。

    成毅微微眯眼,“我先前见过你,你是什么人?”成毅想起来,先前在大堂里无意间扫到了一眼眼前的少年。虽然只是一扫而过,但是这样俊美的少年还是跟绝大多数的来客是不一样的。楚凌微微一笑,随手将流月刀上的血痕抹去,道:“成将军,幸会。”

    成毅道:“公子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呢。”楚凌道:“路过的闲人而已,打扰成将军的兴致了实在是抱歉得很。”目光淡淡地扫了已经乱滚带爬躲到一边却依旧不敢逃走的几个侍从丫头,楚凌的眼中却没有半点抱歉的意思。成毅并不为自己被人看到了这样的事情而羞愧,反倒是冷哼了一声道:“既然是闲人,就不要多管闲事。”更何况…闲人会一出手就杀了五六个人么?

    果然,只听眼前的少年悠然道:“正巧遇到成将军,在下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想要跟成将军商量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女生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