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一章 蹊跷的龙胎(1 / 4)

小暖遗憾地对跟随他们前来的侍卫道,“追踪到这里气味就散了,大黄也没办法。”

大黄疑惑地抬起狗脑袋,小暖盖住它的眼睛,不让它动。

“散了”侍卫疑惑。

小暖点头,“从发现清王石棺到陪葬品,柴严亭他们已经在大黄这里吃了两次亏。想必这次他们知道大黄在京城,所以有了防备,用了什么能掩盖气味儿的法子吧。”

看着蹲在地上发呆的大黄狗,侍卫们也没辙,只得送了他们回庄,然后开始在田家庄逐户搜查柴严亭的下落。柴严亭现在被圣上悬赏缉拿,抓住他救出七皇子,这可是大好的立功机会。

平安带着大黄进了主院的小暖,浑身轻松地进了屋内。这时小草已被接了回来,正无聊地躺在炕上打滚。小暖想到受伤的柴君岳,越发觉得生命脆弱,发誓自己要好好守护娘亲和妹妹。

秦氏见小暖和大黄都回来了,心里也踏实了,“没找着吧”

“柴严亭有备而来,轻易找不到的。不过在圣上布置了这许多人手抓他,他想逃离也不容易。”小暖坐在炕上,摸着妹妹额头,看她没有真的发起烧来,才安了心。

小草贴在姐姐手上,舒服地眯起眼睛,表情跟被秦氏梳毛的大黄一样一样的。

秦氏一遍帮大黄梳毛,一边问小暖,“你说柴严亭在外边躲得好好的,跑回来干啥,他抓了七皇子又能咋样七皇子又没干啥坏事,他还是个孩子啊!”

“女儿也觉得他的行动透着古怪。”小暖躺在妹妹身边,望着渐渐发暗的窗户,琢磨着。

柴严亭今天刺杀建隆帝损失不少高手,还暴露了他的行踪。这种刺杀是不可能成功的,他也该知道,他若想救圆通,直接派人去南山坳接人不就得了。他为何绕这么大个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