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在这里,大概确定了一下众人对孙权称帝的看法,打是不能打的,至少不能先挑事或者责难,如今大汉的国力日盛,已经远远超过东吴,但也正是因此,这天下的局势反而更加微妙,至少在大汉高层这边看来,联吴抗曹还是有意义的,但联合的形势,如今来说已经不能算是以弱抗强,东吴的焦虑点也在这里。

    以前大家都是苦哈哈,是农民,联合起来斗地主,但现在突然成了两个地主一个农民的局势,虽然这两个地主并不是一家,但哪一个,打农民都很容易,除了让自己尽快变成地主之外,也要制衡两家的势力,所以这个时候若跟孙权像一开始那样来硬的,孙权可能就直接被他们推到曹魏阵营里去了。

    大方向定下,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直接上朝去讨论,最终还得刘禅拍板,要确立新君的威信,他们这些辅政大臣,必须保持对新君的绝对尊重,这样其他臣子才会尊重新君。

    刘禅打着哈欠出来,对他来说,现在早朝的时间定的有些早,端坐在皇位之上,先是对着关羽、张飞问候一声,两位大将如今的状态不是太好,作为侄儿,刘禅也有些担心,刚没了父亲,若是两位父亲的铁杆支持者在这个时候走了,刘禅会感觉很无助。

    刘毅、诸葛亮、庞统三人,终究还是有些距离的。

    “陛下!”刘毅出列,对着刘禅道:“先帝葬礼已过,臣想继续展开长安、洛阳以及整个关中、河洛的轨道架设,望陛下恩准。”

    木轨如今在蜀中已经是常用交通工具,甚至在蜀中时,还专门修了一部对木轨的保护法,民间若有人敢私自拆毁木轨,充军奴两载,罚款百倍,若找不到罪魁祸首,则附近的乡庄承担罚款并加重接下来一年税赋的一成。

    军奴跟刘毅雇佣的工匠不同,没有薪酬,只管基础温饱,但干的却是最底层的重活,比如搬运物资之类的不需要技术的事情,这也是因为早期木轨在蜀中铺设的时候出过许多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有人拿木轨跑去当柴烧。

    虽说刘毅带领制作的木轨通常坚固,但再坚固也受不住斧劈啊,有人为了省事儿跑去拆卸,结果花了大半天时间拆了不大一截,还不如直接去砍柴,要知道,那木轨可是有一部分埋在底下的,四周还有水泥固定,想要拆卸下来可不容易。

    再加上律法的惩处,最近这些年,问题倒是不大。

    这些都是题外话,刘禅自然也是坐过轨道车的,自然也知道这轨道车方便,至于二都的重建,那都建了一半了,总不能停下来吧,这二都对于大汉意义可是很重要的,刘备后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重还旧都,更何况,刘毅建造的城池,那可是实打实的舒服,还有刘备的遗言在,刘禅自然也不会反对。

    “此事司空做主就好,至于后续所需用度,司空可列出,朕会尽快拨款。”刘禅对着刘毅笑道。

    “多谢陛下。”刘毅点点头,至于曹魏的事情,诸葛亮和庞统解决就好,以大汉如今的国力,也不是魏朝想懂就能懂的,自己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妙,因为刘备的事情,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现在刘毅想要把这段时间给尽快弥补回来。

    “近日,朕听闻东吴孙权称帝,不知诸位有何看法”刘毅归入班列之后,刘禅看向群臣询问道。

    大汉的情报对刘禅自然是开放的,孙权称帝这么大的事情,刘禅怎可能不知,对于这事,刘禅心里也有些膈应,毕竟在此之前,东吴给刘禅的感觉,就是自家的属国而已,如今却自己称帝了,心里多少不舒服。

    “陛下!”黄权上前一步躬身道:“孙权称帝,虽于礼不合,然眼下天下局势微妙,若我朝追究此事,此前盟谊恐怕要破坏,反而逼得吴魏联手,这于我朝不利,臣以为,可派人前去道贺,毕竟当年先帝登基,吴主也曾派人前来观礼祝贺,如今我朝既不能动,不如主动拉拢,稳固我朝云东吴之间的盟谊,至于其他事情,待曹魏灭亡之后再说不迟。”

    简单来说,先稳住对方,等灭了曹魏,回过头来,只剩下一个东吴,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朕也知道此时责难东吴不妥,然若任由其称帝,我大汉颜面何存”刘禅点了点头,随即皱眉道。

    大国的颜面跟个人的颜面那可是两回事。

    “陛下,此前司空倒是有一个提议。”诸葛亮微笑着出列,将刘毅之前断开与江东贸易,另外拓展新的贸易的事情说了一遍道:“臣以为,司空所言颇为可行,便是碍于局势,无法兑付东吴,但东吴既然自己称帝,也就无需我朝再进行支助。”

    刘毅笑着补充道:“另外,缩水一半的军工交易,价格上,可以提高一倍,此前吴国只是诸侯国,与我等地位不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女生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