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翠曼看着对手一出手就是防御灵技,心中暗暗窃喜,‘傻小子,我看你能使用几次,一会儿叫你灵力枯竭而亡。’她就在第一天看到过陆奇使用了一次土之屏障;觉得陆奇可能是认为和她的修为相差太多,用基础的灵气团对敌会受伤,所以直接就使用灵技来防御。

    ‘灵气团,去’

    贺翠曼满意的看着自己又一个特大的气团飞了出去,撞在了土之屏障之上,跟上次一样,土墙还是轻微的震颤了几下,而灵气团又是分崩瓦解。

    当她接连发出了十几个灵气团之后,发现还是这般结局,枣红色的脸颊,此刻布满一层阴霾,看着对手居然还是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气的脸色通红。

    褚云飞此刻看到陆奇的土之屏障居然屹立不倒,并且不会消失,对于陆奇的手段有些惊叹,‘看来是我过于担心了,想想也是,他以炼气期的修为就能击杀筑基中期的修士,可见他肯定有着一些非常的手段,果然不能以常理论之,’想到这里,褚云飞从刚才紧张的情绪,变得轻松了许多,安心的看着比赛。

    “哼!别以为弄个土墙我就拿你没办法。”

    贺翠曼冷哼一声,只见红色的眉心处张开了第三只眼,天地灵气飞快的凝聚,不一会就形成一个长一丈左右的战戟,整个戟身全是鹿纹,并且周围有些寒冷,前端有个半月牙的刀刃,虎虎生风。

    ‘寒天鹿纹戟’

    ‘去’,这是贺翠曼历尽千辛万苦换的中品灵技,看着这个巨大的战戟携冰冷的气息飞了过去,她嘴角一抹笑意,内心颇为自得。

    巨大的战戟霸气十足,有叱咤疆场的气魄,观看的众人无不为之惊叹。

    陆奇面对如此强大的中品灵技,丝毫不敢大意,赶紧催动五行珠,又在身前立起了三道土墙。

    ‘这是什么等级的灵技,不但不会消散,并且还能增加数

    量,真是闻所未闻,’褚云飞看着陆奇接连释放了好几道土墙之后,若有所思。

    战戟虽然巨大,但是速度却不慢,眨眼间就撞上了土墙,只听得‘轰隆’一声,第一道土墙出现了裂纹,应声而碎,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全部碎掉,巨大战戟经过这些土墙的消耗变得越来越小。

    贺翠曼看着自己的‘寒天鹿纹戟’势不可挡,内心忍不住的窃喜,想到胜利马上就要属于自己,脸上洋溢着灿烂般的笑容,特别是她那黯淡的脸颊变得更加的丑陋不堪。

    陆奇大惊,抬手又增加了三道土墙,经过消耗的战戟最后变成半尺左右狠狠地扎在了第五道土墙之上,却是无法撼动分毫,最终变为斑驳灵气消散于空气中。

    正沉浸在喜悦当中的贺翠曼,看到她如此强大的中品灵技居然被五道防御灵技给挡了下来,虽说是内心有些失望,但是还算从容,‘这也许就是他的极限,如果我再发射一次同样的灵技,他绝对挡不住,’本来就粗陋的脸颊,略微的撇嘴道。

    夏莹看到巨大的战戟最后还是被挡住了,内心狂喜,看着场上那个伟岸的身躯,对陆奇更是仰慕的五体投地。

    ‘早知道我也学个防御灵技,当初白白花了那么多的积蓄弄了个攻击灵技,以我筑基期的修为,顶多使用一两次,灵力就会枯竭,有什么用?还不如这防御灵技来的实在,并且还能无限的使用,’台下观看比赛的弟子,看着陆奇连着使出了多次防御灵技,便想到这防御的灵技肯定是不怎么消耗灵力,可以使用多次,顿时后悔不已。

    这次看了陆奇的比赛之后,颠覆了很多弟子的认知,一般情况下在筑基期,选择灵技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选择攻击较强的灵技,没人去选择防御灵技,都是认为这灵技只能防御没啥用,防御灵技只能用来防御,并且还极为耗费灵力,并不能击败对方;可如今发现这防御灵技如此的实用,全都是心里在想:‘等我回去一定要去学

    个防御灵技先。’

    可他们却不知道陆奇所使用的根本就不是防御灵技,而是另外的一种功法,如果真的使用防御灵技对敌,确实比攻击灵技的消耗要稍微小一些,但也顶多使用三四次就会灵力枯竭,并不像陆奇的五行大法可以无限的使用。

    只有院长司徒郝知道陆奇所使用的根本不是灵技,所以他对这比赛的看法,却是另一种认知,这几天一直想从中获取一些天道之力,但是又不得其法,‘如能调动大地之力用来防御确实是极好,但是这如何能够办到,’他真想去问问陆奇怎么能调动大地之力,却又碍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一直纠结于此。

    ‘一次释放多个防御灵技,试问我也做不到,这个陆奇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并且悟性极高,’穆雪炎一直是冷冰冰的脸上,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