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管事看着对面的年轻人,感觉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是在记忆当中却是有些印象,前段时间也有人找他问过相同的丹药,同样也是为了治疗瘫痪之症,那人最后被他骗至后勤部做奴役,每天辛苦劳作,也算是为那后勤增加了一个苦力。

    阳管事售卖丹药多年,每日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为人及其阴险狡诈,如果买家修为低劣,那么就会威逼利诱,从而骗取对方的钱财或者苦力,如果对方修为高深,那么就会对人家极尽阿谀奉承,献媚拍马,在他执掌丹药销售多年,也算是为丹阳族获取了大量的财富,其成效也是功不可没。

    陆奇问完问题之后,从阳管事的眼神里猜到了些许,但又不能肯定他哥哥也来此处问过,虽然明知道哥哥在丹阳族关押,但是如果直接去寻找的话,那么便如大海捞针,一无所获,如果用武力强行逼问的话,未免有些太过张扬,此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撕破脸,万一引出一些老怪物,以他的修为还抵挡不住。

    “用正阳骨脉丹效果最好,此丹是我们丹阳族的不传之秘,运用多种极为珍稀的药草所炼制,不但有修复骨骼的作用,并且还有拓展经脉的疗效,对于瘫痪之症效果极好,但是价格……”阳管事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他做生意多年,知道适可而止的效果,在适当的时机吊一下对方的胃口;虽然看着对面的年轻人穿着朴素,不知道其财力如何,但又看其大圆满的修为,灵石应该是不缺。

    陆奇计划的就是,仿照哥哥当日的途径,来求取丹药,所以肯定要装的贫困一些,这样才能投石问路,找出哥哥的下路,想到这里,他问道:“价格多少钱?请阳管事直言。”

    “价格只需1200颗下品灵石,”阳管事答道。

    “这么贵?能不能少点?”陆奇故作惊讶之状,同时流露出一副穷酸的表情,为的就是让阳管事以为他没钱,对他轻视起来,看看这个阳管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品行。

    这一幕却被阳管事看在眼里,他心道:‘

    虽说你修为挺高,可还是一个穷鬼,看你那穿着就知道是一介散修,但是如能把此人给收入麾下,也算是为我族增添一个助力。’

    “这价钱已经很公道了,我给您说的已经是最低价,再说阁下的修为极高,这点灵石对您来说算不得什么,是吧?”阳管事笑眯眯的试探。

    “太贵了,我真的拿不出,”这样的价格对陆奇如今的身家来说也不算什么,他只是想要模拟一下当日哥哥的场景,从而找出一些线索。

    阳管事刚才还笑容满面的脸上,瞬间升起了一丝阴霾,可虽是这样,也被善于观测的陆奇所察觉。

    阳管事有些不甘的问道:“阁下最多能拿出多少灵石?”

    “我身上只有几十颗而已,”陆奇有些窘迫的答道。

    阳管事此刻却是走过去,关上了店门,小声的说道:“我知道阁下是买此丹药救人的,但是在下也不是个无情之人,可以从中帮忙;您若是想要获得此丹,还有另外一种办法。”

    陆奇一听,心中大喜,此法果然有效,但他脸上却是表现出一副急切的表情,慌忙问道:“什么办法,请阳管事告知。”

    “你也知道,我们丹阳族也是家大业大,炼制此种珍贵丹药也是极为不易,我们虽说是想救人,可又不能白送你这枚丹药是吧?”阳管事说完,表现出一种无奈之状。

    陆奇赶紧应声道:“阳管事说的极是,陆某也不可能白要的,请直言。”

    阳管事一看此人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圈套之内,正色道:“你只要肯为我们丹阳族奴役十年,便可赠你丹药,放你离开!”

    ‘果然,这人终于说出了他的最终目的,看来哥哥定是因此被奴役了,我先顺着他的意思,在顺藤摸瓜,找出哥哥的下落,’陆奇心道。

    阳管事看着陆奇在思索当中,也不打扰,等待他的回答,毕竟这奴役十年之期,有些长久,肯定得给人一个考虑的时间。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陆

    奇终于抬起来头,眼中尽是坚定之色,说道:“我答应你了,但十年之期若到的话,希望阳管事不要食言。”

    “不会的,我们丹阳族可是童叟无欺,颇有信誉,期满之后,自然会赠你丹药,放你离开,”阳管事高兴地说着,同时他那笑容满布的脸上,有一丝寒芒一闪而过。

    只见阳管事的手中多出了一颗黑乎乎的丹药,散发着腥臭味,递了过来说道:“此丹名为‘清元醒脑丹’,可帮你凝神静气,排除杂念,这是签订契约给你的奖赏,你把这颗丹药吃了,我们的契约便从现在开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