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儿明白,属下这就去办,”名叫香儿的女子退了出去。

    想不到这次赵淑雅一次重要的决定,为她日后起事对抗狮驼国找到了一个强大的援手,至于结果如何,那么后期会见分晓,这是后话。

    …………

    此时的映月城上空,一架酷似大鸟之状,长五米、宽四米的飞行梭在天空翱翔,梭内空间紧凑,共有三人在蓝色的蒲团之上并排打坐,其中有两位男修和一位少女,男的是一位年约五旬的长者和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

    而少女那绝美的脸庞之上,有些稚嫩之色,脸颊透着一丝红润,上身穿一件纯白色夹衫,下身着一件紧身长裤,但身材却发育的堪称完美,勾勒出她那饱满圆润的体型。

    长者用一双慈爱的眼神盯着少女,开口道:“合儿,这次总算是有惊无险,还好你没事,不过至此以后,你就不可再单独外出了,万一有事的话,你让我怎么面对你娘?”

    那少女撇着红润的小嘴,说道:“爹爹,您不能因为这一次特殊情况,就不让女儿外出呀,再说还是您让女儿单独历练的,更何况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以后则视情况而定吧,” 长者话锋一转,道:“那个名叫陆奇的年轻人,无论长相和修为都是上乘,其实爹爹也看出来了,你很喜欢他,但他只是一介散修,跟你的身份差距太大,今日爹爹想让他加入我们药王谷,然后在重点培养他,日后也能顺利成章的为你们成亲,可是他竟然不识抬举,你还是不要再跟他来往了。”

    少女听完后,神情沮丧,急忙用那双哀求的眼神望向青年,那青年即刻会意,恭敬的说道:“父亲,那陆奇的修为以及人品都是极佳,您不能因为这次被他拒绝,而拆散他们的姻缘啊,再说现在妹妹尚小,不如您先等等看,若是日后他真的有所作为,您就成全他俩吧。”

    长者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那就看他日后的表现了;自古女人的婚事需由

    父母安排,看来爹爹我是太过疼爱你了,要是换做别人,决不允许你们自作主张;如果以后有更优秀者出现,那么就别怪爹爹无情了。”

    少女听完,内心坎坷不安,心道,‘奇哥哥,你快点办完事来接我。’她望着飞行梭的窗外,看着一片片云朵向后飘飞,思绪万千。

    这三人正是官百合和她的父亲以及哥哥,他们此时正在飞回药王谷的途中……

    …………

    因为之前的药效已经消失,陆奇为了掩人耳目,特意又吞了一枚隐匿丹,他的气息立刻变成了炼气大圆满之状;而后提气向着贵宾室狂奔,途中并未停留,穿过广场之时,他感到后背有着森森寒意,于是他转过身去,发现正是那位白衣男子,赤炼门的少主曾鸿云。

    ‘好啊,老子正要找你报仇呢,你出现的正是时候,’此时陆奇怒目圆睁,对于这种阴险之辈,决不能手软,哪怕是违背黑市的规矩,也在所不惜,想到这里,陆奇出手如电,

    ‘土之牢笼’

    ‘土之利剑’

    白衣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圈的土黄色光晕困在原地,同时他的周身冒出了许多的土黄色尖刺,密密麻麻的刺了过来,可这些尖刺靠近他的身体之时,被他体内所穿的防御护甲给挡住了,这些土剑只能慢慢的向他身体渗透;

    曽鸿云大惊失色,想不到对面的小子只有炼气期的修为,竟然如此的凶悍,急忙运转灵力护住周身,同时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件伞状防御法器,如临大敌,‘幸好我穿着爹爹送我的‘金蚕软甲’,要不然今日定会莫名奇妙的被这小子给击杀,’他心道。

    “臭小子你找死!”曾鸿云怒道,他此时的性命虽说暂时无碍,可这些无穷无尽的土剑疯狂的向他的周身挺进,也是危险万分;伞状法器被注入灵力之后变得巨大无比,把他的身体罩在其中,竭力阻挡着这些土剑。

    此刻曽鸿云并没有反击,他深知黑市的规矩,如果

    现在一直防御的话,那么等会被人知晓,他就能占据有力的局面,若是反击的话,那么即便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再说此刻以他的状态,根本毫无反击之力。

    此时,两人的打斗引来了修士的围观,一个个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这俩人真是胆大妄为,竟敢在这黑市动手,”一位摊主说道。

    “哼,等那黑寡妇前来,有他俩好受的,”旁边一位年约三十岁左右的修士冷哼道。

    “尔等快快住手,”那一声清美的怒喝,听着有些耳熟。

    陆奇的眼前瞬间出现一位美妇,气质典雅,正是闻讯赶来的黑寡妇赵淑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