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确实不行。”赵天禄附和道。

    众人虽说是暂时离开了牢房,但还没脱离险境,如今还需依靠陆奇护送他们,至于用传音符呼唤家族之人前来救援,也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家族的留守之人,修为太低,即便是来了也无济于事。

    “那好吧,我们还是步行离开此地,不过就是速度太慢,恐怕会引来那阳苑博的劫杀。”陆奇无奈的说道。

    陆奇也不是没想过运用‘土行之术’带他们离开,先不说能否大批的带领众人运用土遁,单凭这么多人的口舌,他也不敢施为,这毕竟是他的逃命绝技,若是由此暴露的话,那么五行大法将会公诸于世,到那时,会不知引来多少隐士高手前来抢夺,这可是师父曾经告诫过他的,决不可泄露五行大法的秘密;再说这些修士全都是各怀鬼胎,真正有良心的没有几个,根本不能信任他们,所以陆奇才会放弃此法。

    突然,陆奇的神念延伸到天际,顿觉一阵杀意袭来,于是他急忙从储物戒里摸出了五颗中品灵石,几个掠步,在众人的周围布置起了‘混元聚灵阵’。

    刹那之后,大阵嗡嗡的运转起来,大片的灵气进入阵中化为水珠之状,滴落在众人的身躯之上。

    众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不明所以,以为这又是陆奇摆弄出的神奇手段,顿时不由自主的吸收着浑厚的灵气,如沐春风。

    “离开?哈哈哈哈,既然来了就别想着离开!你们全都得死!”一位老者阴测测的笑道,其身后跟着四名修士,竟然全都会御空飞行,可见这些人最少在金丹期以上。

    众人向这队修士望去,发现为首的是一位瘦弱老者,面无血色,穿一身绿色长袍,披头散发,眉宇之间寒气逼人,身躯枯瘦无比,如枯柴一般。

    老者的身后是一位熟人,当众人看到这位熟人之时,顿时怒火中烧。

    这位熟人正是丹阳族长阳苑博,此人正满脸堆笑,望着众人。

    当几位族长望见那枯瘦老者之后,脸色顿时变为煞白,如临大敌。

    陆奇也发现竟然看不透那枯瘦老者的修为,忙问道:“这阴森老头是谁?”

    李兴昌阅历丰富,回道:“此人乃是尸阴宗的宗主,名为贾勇军,修为听说早已跨入了元婴中期。”

    “哦,”陆奇随意的点点头,有些不以为然,‘元婴中期吗?不足为惧,他只比我高一个境界,根本破不开此阵,所以卓曼青和舅舅他们应该无碍,我便可以放开手脚尽情的屠杀了。’

    “那个阳苑博我认识,剩余几位你可知道?”陆奇再问。

    “左首那位年纪较轻的中年人则是丹阳族的副族长阳苑铭,而那位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是赤炼门的掌门曾向荣,老夫就知道这么多了。”李兴昌应声回道。

    “后首那位年约四旬的修士则是赤炼门的副门主郁成化,其修为在金丹中期,”卓曼青似乎认识此人,急忙道来。

    陆奇点点头,心中暗暗斟酌,至于‘混元聚灵阵’的威力,师父早已介绍过,那便是破阵之人除非比他高出两个境界才能破开,若是比他高一个境界,根本无可奈何;

    如今陆奇的修为在金丹期,需由出窍期的高人来破此阵,至于元婴期的修士,想都别想。

    李兴昌早已吓得惊慌失措,可他看到陆奇竟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内心大定,‘难道这个年轻人有着绝对的能力对敌?’

    接着他转念又想,‘这也不无可能,此人既然能驱使元婴期傀儡,至于对付元婴期的高人,也定有把握。’

    一念至此,他刚才还有些慌乱的神情,此刻却十分淡定自若。

    至于卓曼青,却是无比的从容,她之前见到过陆奇的手段,那寿诞上的老头凭借元婴期的修为都奈何陆奇不得,如今再次见到陆奇之后,赫然到了金丹中期,就更不会惧怕这些人了,所以卓曼青对于陆奇有着无比的信任。

    当阳苑博看到陆奇之后,恨得咬牙切齿,此人不但洗劫他的族库,还偷去了地宫之内由万年所聚的圣火,让丹阳族彻底断了根基,也不知道这小子有什么机缘,竟然把我族的圣火都给窃取,但这一切他却不能道出,这毕竟是关乎着丹阳族的脸面之事,那族库被盗还不算太过丢人,可这万年的圣火被盗,却是丢尽了脸面。

    尸阴宗主带领的一对修士缓缓降落,而在他身后的一名灰袍老者,口中怒道:“陆奇你这个畜生,还我儿子命来!”

    “此人就是赤炼门的掌门曾向荣,其修为在金丹期大圆满,离元婴期只差一步。”卓曼青在旁轻声说道。

    “你们都呆在阵中,外面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惊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