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也知道你们对天苍阁极为效忠,可这是愚忠,知道吗?”陆奇语重心长的说道:“如若你们坚守天苍阁,要是全都丧命的话,我再次回来如何能够见到你们,如何与你们把酒言欢?”

    这句话说出,韦文耀与冉国安二人陷入了沉默,两人思索一番之后,皆是点点头道:“谨遵阁主安排。”

    经过商议,阳凝芙三人同意了陆奇的安排,在陆奇离开这段时间,暂时并入黑市的门下,但天苍阁无论何时都是一个独立的宗门,这点陆奇答应了他们。

    天色转入黑暗,陆奇叫侍女们备了一些酒宴,四人可能是觉得很快将会分别,特别珍稀当下的时光,一个个端起酒杯喝的是热火朝天。

    特别是阳凝芙,一杯一杯的喝个不停,完全不再顾忌这酒有多么的猛烈,不知为何,她的内心失落不已,想到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如同梦境一般,让她从一个默默无名的队长,不但成为了金丹期真人,而且还拥有了至高的权利,这都是眼前的年轻人带给她的,若是没有陆奇的话,她恐怕还是个无名小卒,对此她也不敢奢望什么,只求能够一生都呆在陆奇的身边,她也心满意足。

    最后,大家都一一散去,各自回到了房间,而陆奇虽然是喝的不少,但他通过运转大周天功后,脑中又恢复了清明,整个人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彻底的进入了睡眠……

    次日,陆奇一觉醒来,天色已然大亮,外面听到一阵沙沙的声响,原来是那些男仆在院内打扫卫生,陆奇随意招呼了一声,便有一位侍女进屋伺候他洗漱饮食,十分贴心,对此陆奇甚为满意。

    距离下午的比赛还有一段时间,陆奇也不心急,独自一人走出府邸,在谷内四处闲逛,这是他第一次观看谷内的风景,自从入谷之后,他还没认真参观过呢。

    一路上,鸟语花香,景色宜人,不时地有一个个侍女端着茶具和灵果等物在小道上来回穿梭,一副忙碌的景象,而她们看到陆奇之后也只是点点头,也许

    是很多人不认识他的原因,不过陆奇倒也乐得清闲,他本就很烦这些俗理,特别是见面总抱拳躬身之类的,可不做还不行,若是免去了这些礼数,那么就会得罪一些人,以陆奇为人飒爽的性格,当然是不愿处处树敌了。

    忽然,前方走过来一个美娇娘,此人与陆奇只有过一面之缘,陆奇原本想避开,但那美娇娘已经发现了他,此时若是躲避的话,显得太过无礼,于是陆奇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笑吟吟的道:“前辈好早啊。”

    那美娇娘一身素衣,娇躯散发着一股清香,同样对着陆奇笑意绵绵。

    陆奇被她盯得有些不太自然,便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美娇娘娇喝一声:“等等,我有话要对你说。”

    陆奇止住了脚步,回头笑道:“前辈有何事要问?”

    那美娇娘原本是想答谢一番,可话刚到嘴边,又止住了,原因是此地人多嘴杂,她断不能直接说出,那样岂不是暴露了当晚所发生的事情?

    而就在此时,远处又传来了一声含娇细语:“娘亲,我终于找到您啦。”

    说话之人奔了过来,是一位绝色少女,正是那官百合。

    而陆奇也发现了官百合,两人直接四目相对,官百合面上一喜,惊异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陆奇给她投去了灿烂的微笑,说道:“我闲着无聊,随便逛逛而已。”

    闻言,官百合点点头,转而向那美娇娘问道:“娘亲,你跟奇哥哥认识吗?”

    美娇娘面色一怔,直接说道:“肯定不认识了,但是你奇哥哥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说完,她换做一副笑脸,向着陆奇望了过去。

    陆奇急忙抱拳道:“前辈过奖了,在下也只是被那些说书的先生瞎传罢了。”

    说完,陆奇忽然想起了那个高深莫测的家丁,顿时止住了话语,暗暗心道:‘再不敢说他的坏话

    了,万一被那个高人听到了怎么办?我的一万灵石的保护费就泡汤了。’

    想到这里,他赶紧向四处望了望,却发现只有他们三个,并没有其它外人,他这才放下心来。

    美娇娘发现陆奇似乎心不在焉,便秀眉轻挑,笑吟吟的说道:“若是陆阁主没有如此实力的话,那些说书的干嘛要瞎传呢,是吧陆阁主?”

    这美娇娘正是冬萱,也是官百合的母亲。

    “或许有些夸大其词吧,在下的手段并没有那么厉害,”陆奇面对着冬萱的质问,只能含糊其辞。

    那官百合看着两人似乎不太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