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车子起步,副座的车窗渐渐被摇下,一只手探了出来,先是比了个大拇指,随即手腕翻转,拇指向下颠了颠。

  那动作……嚣张至极。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留在原地的林博觅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脸色早已涨的通红,半响后还是没忍住骂了句句牲口。

  他是真的没想的这人会这么无耻,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

  之前就知道这人不是个好东西,能和萧爵称兄道弟的又能是什么好人想当初自己被他一脚踹的可是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可是今天简直是刷新了他的下限。

  果真应了那句,‘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然而白煜棋在乎吗他根本就不在乎,反而在听到身后那气急败坏的骂声后开怀大笑了起来小兔崽子,和他横老子在外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个旮旯角落里玩泥巴呢!

  对于林博觅耿耿于怀的那一脚他是真的不记得了,不过要是他记起来的话便会明白为什么林博觅一看到他就像斗鸡似的。

  萧瑟的寒风中只余林博觅一人,昏黄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世纪豪庭内

  萧爵正站在阳台,未封闭五感的他对于小区外的那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过去的两个月时间里萧爵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不仅仅体现在听力的异常和身体变态的恢复能力,他的视力也极为可怖,如果说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清晰视物,让他感到惊奇;那么在此前提上能目视几百乃至上千米,并且细致到一滴露珠,就让他感到震撼了。

  起初发现这一变化便是在夜半时分,站在萧氏集团的最顶层,遥望远处街道的路灯,他连灯泡里那钨丝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越是如此他越是不可置信,目光越是专注,可是他发现当他特意去驱使身体的这种能力过后,脑袋便会出现一段空白期,但是只要休整一番过后便会看的更远,听的更清,身体也没有出现什么不适。

  也便慢慢接受了自身的这种变化,并转化运用。

  只是得问问你封亦了,为什么几个月前就嘱咐过的专家团还没有寻到。

  林婉婉身穿米白色的长袖睡衣,慢慢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一边伸手轻轻擦拭着湿漉漉的秀发,一边用眼神在房间里扫视了起来,很明显房间里并没有她想找的人。手上的动作一顿,抬起头仔细的张望了起来,窗帘的一角微微的摆动着,阳台上那抹修长的身影在月色下显得虚幻了起来。

  “萧爵”林婉婉试探着唤道。

  “嗯”萧爵连忙回神,转身向室内走去。

  “洗好了”随即看到她的肩上的湿发皱了皱眉开口道:“怎么不吹干,会着凉的。”说着牵起她的手腕,向浴、室走去。

  林婉婉笑了笑,脸上表情灵动,带了几分计谋得逞的得意,她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修长的手指穿梭在浓密的发间,微暖的风吹在的略带湿意的发间,动作温柔。抬头看到的是男人隽秀的下巴,灯光下他眼中还有那毫不遮掩的柔情,林婉婉的心里像是灌了蜜一般,只剩甜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