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两年的时间,hk地区的势力连根部都已经腐烂,要是这次我们没有过来,再过一阵子,这里是不是就是别人的天下了如今的情况倒是也解释了当初谭郡死在家里都没人发现。”封亦表情冷淡的开口道,眼神犀利的流转在严旭和胖虎的身上。

  这片地区势力事他和萧少一起开发的,前后也是花了一年的时间,内部稳定后便选了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把控,俩人返回帝都。两年六个月零七天,如今的索纳成了什么样子,千疮百孔。曾经的参天大树不但没有开花结果,反而已经从根部坏死。

  严旭和胖虎的脸色涨的通红,羞愧难当。胖虎慢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立在一旁。

  萧爵倒是没有开口,端起面前的茶,薄唇微抿。

  可就算如此,俩人也知道萧少的情绪并不好,谁不知道在外封亦就是他的影子,他对于萧少的了解也许比萧爷更甚。俩人明面上是上下属的关系,可实际上熟悉的人都知道远不止如此,两年前他就可以在不请示萧少的情况下处决内部的人员,事后萧少连问多没问,只说了句“我不在的时候,封亦可以全全代表我执行一切事物。”

  从那以后下面的人便明白了封亦封特助的特殊性,他在会所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回答,这么多地方透露着诡异难道你们就没有察觉到什么”封亦接着问道。

  严旭面色难看,半天都没有开口。胖虎脸色憋得通红,想开口说什么却被身旁的的严旭戳了一下。

  两人的小动作自是逃不过萧爵和封亦的眼睛,这次不用封亦开口了,萧爵将手中的茶盏随手抛在了面前的玻璃茶几上。

  茶盏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最后在茶几的边角处停了下来,里面晃动的茶水刚好溅在二人的裤脚。

  俩人心头一动,知道这是不好了,胖虎上前一步就要开口,这次严旭也不拦他了。萧爵倒是开口了,“你闭嘴,让他说。”眼神看向严旭。

  “今天要是说不明白,遣送回皇爵的地下一楼。”这句话是看向一旁的封亦说的。

  听到皇爵地下一层,胖虎脸上的冷汗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严旭面色略带苍白的开口道“自从萧少你离开后,欧绪便开始着手打压手上有实权的兄弟,我们几个当初跟着你的老人也被他找理由分配了出去,会所内部的事物逐渐由他一手把控,一开始还没有发现不对,直到半年后我们再次聚首才发现不对劲,会所里面多了很多新面孔。”像这种势力短时间内吸收大量新鲜的血液并不是什么好事。

  “后来,我们一起去找他质问过,可是他却说‘萧少把索纳交给他不是让他守着这一方土地的,而是让他发展壮大’,那段时间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我们也不好再过问,怕大家生出嫌隙。没多久我们又开始被放出去解决收服一些小帮派纷争,再回来索纳已经变成了他的一言堂,里面的人都是附庸着他的,对于我们提出的意见都给予驳回。”

  说到这儿他的话语一顿,情绪略有波动的接着道“这次萧少过来贺翔没有前来迎接,他前段时间住院了。”

  萧爵抬眼看向他。

  胖虎的眼眶微红,严旭接着道“双腿被人生生打断,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恐怕命都没了。”

  “为什么不上报”萧爵面色一沉。

  严旭微微稳住情绪接着道“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想到会出事,虽然他权力过于集中,可是明面上并没有做出对会所不利的事,怕报上去只会让人觉得我们几人不满足手上的实权才会如此。直到不久前谭郡过来,他出事前打过会所内部的电话求救,可是欧绪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件事我们并不知道,是贺翔无意间听底下的人喝酒说出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