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见没有异常,他将窗户再次带上,侧身拉过窗帘的瞬间将背后的空间暴露了出来,书桌上的相框被萧爵清晰的捕捉,那张照片他在老宅的密室里见过,再宫家伯父的书房里也见过,现在又出现在这里。这是一张四人的合照,照片上女人站在中间,凌桦和父亲站在她的两侧,而宫伯父则是站在凌桦的身旁,都还是年轻的样子,脸上洋溢的都是暖暖的笑容。

  这意味着什么难怪他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结识并且得罪的这号人物,原来是父亲和宫叔的老朋友。

  通过这张照片萧爵的心里隐隐觉得自己预测的是有可能是真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跃着,动静大的他的身体不禁一阵痉挛,躬身蜷缩,伸手捂住胸口的位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书房里凌桦仍在端坐着,手里好似拿着什么东西摩挲着,萧爵虽然看不清楚可根据推测也知道就是刚刚展露出来的相框。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动作了。

  将目光再次围着宅子观察了起来,二楼最里面的卧室,灯依然亮着,透过窗帘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再来回的走动着,步伐闲散。

  整个二楼仅有两个房间的灯是亮着的,在往上全是漆黑一片,萧爵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只有等,不说自己能不能进去,就算进去了也是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到底再哪个房间,时间长了就只能暴露。

  漆黑的夜,树杈上狭窄的落脚点,萧爵一杵就是几个小时没有动作,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整个二楼就只有凌桦所在的房间依旧是亮着灯的,这一夜他就这样端坐在哪,整个人仿佛入定了一般。

  东方的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萧爵稍稍动了动胳膊,准备离开,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该大亮了,到时候太容易暴露,这次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最后看了眼凌桦所在的方向,只见人已经站了起来,起身向外走去,萧爵动作一顿。

  三分钟后,老宅顶层最里面的一间屋子灯亮了起来,这个时辰,他不是去休息了,就是去见什么人。

  看不到屋内的动静,萧爵定下心来,侧耳去听。

  房间里隐约有股奇怪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又不似水声,好像是……医疗设备的声音,萧爵的心提起又落下,找到了。

  房间里依旧没有传来声音,萧爵不禁有了几分急切,天色已经越来越亮。手腕上的表盘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伴随着的还有一股电流由此传遍全身,虽然这股电流不会对人的身体产生不良影响,却还是不由让佩戴者精神一振。

  萧爵知道这是封亦催促的他回去的意思,脸色不由凝重起来,抿了抿唇,最后看了眼那间顶层的卧室,转身动作轻盈的离去。

  还没到约定的集合地点,就看到封亦飞奔而来的身影,看到他封亦连忙止住步伐,上前语气不稳的问道“萧少,怎么去了这么久”

  萧爵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道“先回去。”

  封亦忍住了即将出口的话语,这里却是不是能说话的地方,天就快亮了,再不走很容易暴露。

  俩人速度的上了车,黑色的迈巴赫沿着大道驶离了丛林,萧爵看着后视镜里倒映出的那栋建筑飞快后退,最后直至化作一个白点然后被高耸的数目纷纷遮掩。就好像一个个身穿铠甲的勇士,将那座庄园保护在这个世界之外,十五年,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被掩藏十五年之久,何况这并不是普通人,他是掌管z国地下势力萧檀的妻子,只要是道上的人都知道她的身份,可是这十五年来父亲却没有收到半点消息,这说明了什么呢难道……这十五年她根本就没有在人前出现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