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萧爵没有开口,看着父亲略显没落的神色,抿了抿唇,从小他就知道,父母的感情很好。处在那样的位置,每天麻烦的事情很多,可不管在外面遇到多大的事儿,只要回到了家,父亲的脸上总是挂着笑意,看着母亲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爱意。在外呼风唤雨的萧爷回到家也不过是个妻管严,母亲的语气稍有不对,他便立马表态认错,不带半点犹豫。听封叔说俩人结缘源于意外,是母亲先看上的还是穷小子的父亲,而父亲当初能发家就有母亲的一份功劳。

  这些年,他有他的痛楚,父亲有父亲的痛楚。

  ……

  庄园里

  凌桦出了辛蓝的房间,从昨晚开始他就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坐在书房里却总是感觉到一股灼人的视线黏在背后,推开窗检查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而现在,心口隐隐有几分不安,总感觉有什么超出掌控的是即将发生。

  按下书桌上的内线,“都上来一趟。”

  片刻的功夫,书房陆续走进五人,除了老管家,其他几人解释生面孔,如果单说长相,属于放在人群中都容易忽略的类型,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骇人。

  “坐吧。”掐灭手中的烟蒂,凌桦开口道。

  落座后几人皆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昨晚休息的好吗”凌桦开口问道。

  这句话倒是把众人给问到了,对于如此温和的开场白皆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僵硬的回道。

  “还不错。”

  “将就。”

  ……

  “没睡好。”

  众人间只有一人回答了否定的话。

  凌桦将目光聚集到他的身上,千痕,狙击手出身,敏锐度极强,对危险的感知高于常人。

  他那与众不同的回答倒是让人瞩目,一下子众人的目光又转移到他的身上。

  千痕看向众人,最后将目光放在凌桦的脸上,“昨晚我总觉得浑身不舒服,就像出任务被人顶上的感觉,好似暗处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窥探着,天快亮的时候没忍住出去查探了一番。”说着耸耸肩,“什么也没发现,昨晚值班的人员也说没什么异样,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话虽这样说,但是已经当着凌桦的面提了出来,显然还是又几分不放心的。

  凌桦的眼眸微微眯起,像只智慧且狡猾的狐狸。一个人的不适有可能是错觉,可两个人都有这种感觉那就是有迹可循的了。

  “你带人去查,范围放大,将鳌败带上。”凌桦下令道。鳌败是下面专人饲养的狼犬,性子凶悍,攻击力强,最为突出的还属追踪能力。庄园里的众人他早就熟悉,一夜已经过去,如果昨晚有异样他应该会起到的作用比人大。

  千痕得到指示,起身后离去。

  凌桦看向沙发上的几人道:“准备一下,稍有异样立刻准备撤离。”

  众人陆续退下。

  空荡荡的房间里,凌桦的脸色变幻莫测,表情多且混乱。

  ——是你吗萧檀。

  如今离辛儿清醒的日子越来越近,不适合见面,还得再忍忍,再忍忍,总有一天他会将他欠他的都一一讨回来。

  林子里,鳌败刚刚饱餐一顿,现在正四处搜寻着,湿漉漉的狗鼻子四处闻闻,已经出了庄园五百米的地界,他还是没有表现出异样,千痕不禁疑惑,来的人应该是个有本事的,隐藏能力高超,所以……他到底藏在哪儿。

  突然手中的绳索一紧,他被带着向前小跑了过去,鳌拜停在一颗粗壮的大树下,它不再往前,小步的围着四周打转,在凑上树干闻了又闻,突然狂吠了起来。

  千痕的眸子一亮,果然有异。回头望去,庄园的建筑已经模糊,这么远的视线,来人选在这里又是因为什么,难道对方也是一名狙击手脑海里的猜测还没有成型,身旁的鳌败再次动了起来,背着他向前走去,几十米后,它又停了下来,呜呜的叫着,底气不足,这次显然是失去目标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