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内愁外忧(1 / 1)

新月跟随林姚就向着火车站里的洗手间走去,可是新月每走一步心里都会感到有些发毛,不知林姚见不到苏心后会变成一副样子,可是新月已经没有回头之路,只能硬着头皮上战场了,然而当新月与林姚一同走向洗手间时,新月终于想出了鬼足以,话说装肚子疼是新月的老本行,这次也不例外,她面容苦涩,便是捂着肚子哎呦了起来,林姚急忙回头查看,只听新月说道“哎呀林姐姐,我肚子又疼上了,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去一趟厕所。”

林姚见其新月样子那是又好气又好笑,真不知晓这丫头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只好皱着眉头瞧了瞧新月,不过新月她可顾及不到林姚,便是向着厕所跑去了。

新月来了一个完美的脱身,其实也是想在暗中观察林姚的一举一动,总是要比林姚在自己的面前直接开锅好些,但是林姚来到洗手间里,她就有些怂了,话说洗手间里那么多位置,而且有好几个位置都是锁着的,林姚总不会傻到挨个去敲门询问是不是苏心吧!那还不得被人骂个狗血淋头,可见一个正常的人是不会这样去做的,那么林姚唯一的办法就是站在门口处等待,毕竟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林姚数好了门,就开始做起了记录来,那二号门被打开后就走出个来人,林姚就特地瞧瞧二号走出的人是不是苏心,以此类推。

而新月而暗中观察着林姚,不禁还捂起嘴来嬉笑,忽见林姚不知在那边嘀咕这什么,新月才停止嬉笑开始猜想了起来,可是在这里想事情的确有些不合适宜,至于林姚她刚就是在说新月的事,说她磨磨唧唧的还不出来,还想着让新月帮自己想想办法呢!看来还的靠自己才行。

这林姚等了多久,新月就忍了多久,没有办法每逢新月想到林姚发威的情景,都会有些不寒而栗,搞不好她就会肆无忌惮的说起自己来,然而一刻钟即将过去,林姚记录的差不多也快有一个轮回了,只不过有两个号子始终没有人走出,而且门还是锁着的,为了等这两个人出来,林姚还真忍得住。

直至又过了几分钟后,其中一个号子里的人终于走了出来,原来是一位老大妈,林姚翻着白眼郁闷了半天,新月也瞧着林姚嬉笑了半天,可是另一个号子里的人却迟迟的没有出来,林姚这次真的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她气呼呼的走到那个号子前,右臂握紧拳头已经要敲击那扇门,可是临阵前的林姚竟然又开始退缩了起来,脑海中想着不好不好的句子也开始重复的循环,这会新月已经看不见林姚的所作所为,只好听声音来辨别林姚的举动,新月的耳力也不一般,最起码能听得出林姚的脚步声,忽听林姚喊道“新月你好了没有,你就不能快些啊!磨磨蹭蹭的。”

无奈下新月只好说道“就好啦就好啦!别吹呀林姐姐,越吹我越急呀!”

林姚转头再次白了新月一眼,其实林姚这样喊新月也是有原因的,若苏心真得在那间号子里,苏心一定就会听出林姚与新月的声音,总是要有个回应才是,但是那间号子里竟然没有任何回应,然而这时,一位大妈就走了进来,大妈瞧着林姚,林姚也开始瞧起大妈,忽听大妈喊道“哎哎哎!我说那边那小姑娘,看样子你是在等人吧!”

林姚她开始还有些敌意,心想大妈怎么知晓我在等人但是大妈毕竟拿拿着拖把,一看就是位保洁阿姨,又听大妈喊道“那间厕所的门是坏的,里面是不会有人的,我见你等了半天,也是好心告诉你一声,你若是找不到亲友了,就去二楼的广播站,让她们帮你喊喊。”

林姚这才反应过来,但是苏心不在洗手间已成事实,愕然下的林姚还是感谢了一下大妈,便是急忙喊起新月,说道“新月你快些不行吗苏心不在这里,咱们快去广播室,也许苏心是出去透气了。”

有了大妈的意见,新月终于沉下心来,记下来林姚要去广播站,然后她就会出去寻找苏心,那么只要林姚出候车室,新月也就有了保障,起码水晓星等人不会不跟着去了。

“来了来了!”新月假装提丝袜就跑了出来,那样子若是让别人看见,真还有些不堪入目,林姚也是皱着眉头瞧了新月一眼,真想不到面前的这个人是个精明的人。

“新月你快搞好裙子,你这样咋能出去见人”林姚说道,其实林姚心想,你若是这样出去,肯定就要出丑喽!不过我可不能让你这样就出去勾搭我的晓星哥。

林姚那小心思咋能瞒得住新月,见新月嬉笑着说道“这就好啦!那林姐姐咱俩快去广播站吧!”

林姚拍了一下脑门,才恍然大悟,险些就被新月给搞乱了头绪,便是急忙拉起新月就向着广播站跑去了……

苏心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在候车室与火车站外,水晓星等人的心也越发的焦急了起来,直至声音停下之后,也不成见到苏心走进候车室,当时水晓星就已经认为,也许苏心她并没有走出地下宫殿,水晓星低下头来,内心满是愧对苏心与后悔,后悔自己决定离开地下宫殿,可是若是现在再回去地下宫殿那边,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起码还需要行走三天的时间,算起来往的时间就是六天生死期。

试问一个女生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怎么能存活六天,也许会出现奇迹,可是奇迹毕竟是渺茫的,虽说苏心拥有不老不死的身躯,可她若是昏迷在了地下宫殿里,也不知多久才会醒来,水晓星真是越想越怕,真怕上次是最后一次见到苏心,他知晓自己还有好多的话没有对苏心讲,也知晓苏心也有好多话没有对自己说,难道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他的心开始变得空荡了起来,种种不详的预兆都浮现在水晓星的面前,不禁让其有些惊慌失措。

突然水晓星就站起身来,大脑袋还特地问道“那啥,晓星你干嘛去啊!要去厕所也带哥一个。”

“不!大脑袋你忙你的,我想出去透透气,你不要跟着我,”水晓星搪塞道。

毛豆豆心想,水晓星要搞什么鬼,恐怕不会是想出去头头气那么简单吧!可是水晓星已经不让大脑袋跟随,毛豆豆咋还好意思跟着出去,在着毛豆豆还要盯着巫彦九与肖小琴二人,总不能留下大脑袋他来盯着吧。

水晓星就这样冲了出去,话说漠北火车站的人时而多时而少,人群来的快离开的也快,很少会有人停留在漠北火车站里,都是随着火车的进出而来往的,当没有火车进站时,人群多而都会在候车室里,话说这里的风沙还是很大的,故而人们也很少会在外走动,然而当水晓星放眼望去,除了山丘就是山丘,根本没有人的迹象,只有站边那三三两两的男子还在徘徊,这不禁让水晓星更加担心起了苏心。

他跑到中间的小广场处,再次环顾一周,也不曾见到有一位年龄与苏心年龄相仿的人,话说哪里是不曾见到啊!其实广场乃至四周压根就没有会喘气的人!

而那水晓星本是带有阴阳眼的人,话说漠北火车站的广场四周,连个魂都未曾看到,这个地方还真有些荒凉,焦急下的水晓星早已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放声喊道“苏心……苏心你到底在哪里”

水晓星呼喊了许多句,但也不曾见到苏心她的回应,此时此刻水晓星的情绪已经一落谷底,他走到一颗大树旁,便是随意就靠在了一颗大树上,紧接着他就坐在了大树下的草地之上,他心情低落不仅仅是对苏心,同时她也不知晓如何才能与林妹子交代,在没有找到苏心想前提下,水晓星不敢回去面对林姚,甚至是不敢面对大家。

可是林姚她呢,在毫无苏心的音讯,这会心情也开始变得低落了起来,在广播站里,新月从未曾见到过林姚的脸上会出现这种表情,也未曾想林姚她竟然不吵不闹,就好像丢了神一样,新月本想安慰林姚几句,但想想还是算了,恐林姚已经知晓苏心一事,想来苏心的事是满不了林姚多久的,原来自己与晓星哥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人,林姚也许早已知晓了一切,她就是故意在敷衍我们大家,因为对于苏心的事,她也不敢想下去……

然而令水晓星乃至大家都感到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水晓星呼喊苏心的那一瞬间,苏心竟然听到了水晓星的呼喊声,当时苏心心中一惊,说起苏心的耳力,她是所以人当中最好的一个,但是她离漠北火车站还有一段距离,不过水晓星的呼喊声还是为苏心指引了方向,现在苏心只要从山丘上走下来,一定就能感到漠北火车站,同时也一定会遇上苏心!

而当水晓星再次抬起头瞭望时,才发现站台处那边竟然少了几个男子,他们究竟去哪里了水晓星自言自语道“哎!苏心妹子都没有找到,我干嘛还要管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