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战具(1 / 2)

他便转身看方君风与谢愚生:“二位,找我有什么事”

此时才发现这两人竟没去看应慨杀妖兽时的情景,而是仍在讨论些什么,听得李伯辰说话才回过神。在这种时候能如此入神,该是因为披甲车的事情吧。可如今这情况,无论披甲车有什么改进都改变不了大局,不过他们如果真搞成了什么事,倒也可以振奋人心。

方君风便立时道:“君侯,孟先生和陶小姐弄了个厉害玩意儿出来,我们想借你的刀用用。”

方君风平时算是精明干练,如今说话却没头没脑,像是心思全飞到别处去了。可他竟提到了陶纯熙——李伯辰愣了愣:“陶小姐怎么回事”

倒是谢愚生道:“禀君侯。刚才我们和孟先生在想着怎么整饬一下披甲车,好能派上用场,话说到一半陶小姐跑过来了,说她有个厉害法子。咱们起初不信,但孟先生和她说了几句,觉得大为可用。可是真要弄,得用到从前建营寨的那种铁木——咱们的家伙事儿都不君侯的刀削铁如泥,斗胆借来用用。”

方君风这才道:“对,就是这么回事儿。”

陶纯熙不久前自己将那颗珠子托付给她的时候,她还慌张地哭起来,怎么如今又跑去弄什么战具了李伯辰愣了一会儿,低叹口气。或许是自己从前看轻了她吧——只当她是个会慌会怕的寻常女孩子。可现在知道情势危急,竟能又振作起来了么

或者……她是想为自己做些什么事吧。

便道:“二位,带我去看看。”

秘境是个水滴形,河心岛周围有大片空地,披甲车就停在河心岛西边的一片草地上,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李伯辰远远看见车边摆了一张桌子,孟培永和陶纯熙正在边说边往桌上看,周盘带了两个学徒在堆在车边的几根木料上比划。

但走得再近些,则发现是陶纯熙在说、孟培永在听。

方君风隔老远便道:“君侯带刀来了!”

陶纯熙立即抬起头看过来。她刚才和孟培永说话的时候神情很专注,仿佛又成了璋城术学里的教员,但此时瞧见李伯辰,眼圈便红了一红,又到底忍住了。

李伯辰刚说了一声“陶小姐”,孟培永便抬头叫道:“君侯,了不得,陶小姐真是了不得,你快来看!这东西厉害了!”

李伯辰只得又看了陶纯熙一眼,快步走到桌边。

桌上铺着几张草纸,密密麻麻写满字符。其中一些李伯辰认得,似是符文之类,另一些则与他来处的图纸差不多,全然摸不着头脑。不过画在最中间那东西的轮廓却很熟悉——粗粗的一根圆管子,两侧各有一个车轮。

这是炮么李伯辰略觉有些失望——来这儿这么多年,之后又生活在行伍中,他自然对这些很清楚。此处有烟花爆竹,也有火药。也不是没人想过要造炮,而是威力还不如无量城的床弩。那床弩和披甲车一样,是用到了术学的“术心”的。刻印了层层阵法的符心提供强大动力,能叫一架床弩射出几百斤的粗铁箭。有这样的东西,人只会想怎么叫那些阵法刻印得更多、灵力更充沛,而自然没人去研究什么火药大炮了。

但孟培永却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道:“君侯,这东西可不是鸣炮!叫陶小姐给你说吧!”

李伯辰去看陶纯熙,见她也在看自己。此时她将目光避开,拿手指指着草纸上的图形符文,轻声道:“我临西的时候就想过这件事。”

她顿了顿,看了李伯辰一眼,又道:“术心用阵法激发清浊二气得到劲力,能驱动铁甲车这样的东西,这力量这么大,要是像鸣炮一样放出来对敌呢”

“但是后来才觉得不大可能。鸣炮里用的是药子,威力很小,铁铸或者铜铸的炮管就受得住。但术心里的力量比药子大得多,寻常的铁管铜管不但受不住,也约束不了,要发散在四周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