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惊吓(1 / 4)

爱德华咳嗽了声,“玉……玉梅酒的滋味更适合女孩子。”

他本是打算挑破此事,随意糊弄几句解围,可瞬间考虑到希曼伯爵的那张随时可能产生奇妙反应的嘴,顿时背脊生冷汗,一时犹豫起来。

这位希曼伯爵除了有钱以外,还有几种奇怪特性。

例如所有和他称兄道弟的朋友都会倒霉,无论他拉着什么人去做什么事,最后都会陷入一种恐怖的境地中。

这已经够危险的,可更危险的是他在面对女孩子时会忽然觉醒毒舌属性,其危险程度堪称永兰前三。

说起来,希曼伯爵相貌出众,性格开朗,为人又很大方,朋友应该特别多才对,可是多年下来和他有交情的人就那么寥寥几个,还有个把是被逼无奈不能没交情的那种,其他人除了第一次见面,否则很难同他真心相交。

此时,希曼伯爵一脸戏谑,眼角眉梢都写着——‘作死’二字。

爱德华悄悄把目光放在杨玉英身上。

或许不知道这位的身份,还能有一点不知者不怪的效果

再者,玉英君忽然离开月光岛,居然还没有乘自己的船,而是坐在蔷薇号上同那些舞女们一起来的,必然有她的原因吧。

或许玉英君并不想要暴露身份

爱德华大公想的有些多,但诸般思绪,其实也不过一瞬。

杨玉英神色淡定如常,修长的手指在漂亮的水晶杯上打转:“要我喂你”

她一笑,爱德华的心砰砰砰砰一阵狂跳,额头上冷汗嗖嗖向外冒,死命拽希曼的衣袖。偏希曼伯爵明明没喝多少酒,就醉得已经不成样子,伸手啪一声拍爱德华肩膀上:“兄弟,你的脸皮也太薄了,哦,我明白,明白,是不是你也觉得在一群庸脂俗粉中,唯有此佳丽,可以一看好,让给你。”

他转头对着笑意盈盈的杨玉英挑眉,下巴往爱德华的方向一点:“小姐,我眼前这位斯文先生可不是普通的有钱人,在永兰,不知多少贵族女孩想要得到他的青睐,你要是哄得他高兴,或许……”

“咳咳咳咳咳!”

爱德华捂住嘴,咳得眼泪都飙出来。

赶紧使劲抹了把脸,叹气,实在不敢继续隐瞒玉英君的身份,再隐瞒下去,他可能就要自己吓死自己。

“别说了。”

爱德华苦笑,“希曼你这倒霉货……”

一句话出口,船忽然晃了晃。

只听咔嚓一声,爱德华船队的连接桥从中部裂开了半截,只剩下两根细线还勉强牵着,忽然一阵大风吹过,整艘船简直和一只小小独木舟般经不起风浪,摇摇欲坠。

刹那间桌椅晃动,杯盘落地,滚热的汤汁伴着酒水四处抛洒。

一众客人跌跌撞撞,连声惊呼。

爱德华整个人出溜一下就倒在地上,后脑勺不知撞到了什么,疼的他这次眼泪真泉涌而出。

希曼更是差点被甩出去,死死抱着柱子不撒手。

“爱德华,你的船怎么回事”

希曼疼得呲牙咧嘴,“不是,出了什么事有敌人,不可能啊!”

他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惨叫,船边上一舞女身体整个被什么东西拖拽住,倒飞出去,扑通一声入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