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呜呜呜……都是我的错……呜呜呜……”

于柔将阮娇娇抱的死劲,哭的稀里哗啦的。

当初阮娇娇是她动员出国的,结果没想到到了国外,她却被人给绑架了,这件事情着实给于柔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对别人,于柔因为独生子女的身份,家世又好,向来娇蛮的很,但对阮娇娇,她真的是当最好的朋友相处的。

这次阮娇娇出事,她是内疚又难过,每一天都几乎是煎熬,得到阮娇娇是安全的消息的那一天,她甚至还大病了一场。

“好了,好了,我没事,你别哭了。”阮娇娇下车第一眼就看到了阮林氏,本来想直奔阮林氏怀里的,却不想被于柔给抱了个满怀。

看着哭的哗啦啦的于柔,她也只能轻声安抚。

但是于柔哭的太厉害了,一时半会都不松开阮娇娇,别人也不好动她,还是陆子书在边上看不过眼了,伸手蛮横的将她给拽开了。

“怎么就那么没有眼力见,意思下就得了,没瞅见这里很多人还在等着呢!”陆子书没好气。

于柔被他拽的胳膊都疼了,气的要打他,但被陆子书灵活的躲开了。

阮娇娇也没管瞬间就闹成了一团的两人,转头就投入了阮林氏的怀里。

“奶。”她娇娇糯糯的喊。

阮林氏抱住她,伸手在她背后拍了拍,没出声,阮娇娇隐约感觉到了点什么,一抬头果然看到阮林氏正在擦眼睛。

“奶……”

“没事,奶的眼睛里进了点沙子,揉一揉就好了。”阮林氏说。

“奶你这借口也找的太敷衍了。”阮娇娇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凑上去亲了她的脸一口“奶,我没事,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一点伤也没有。”

“是,奶知道,奶就是想你了。”阮林氏道,手在她身上摸了又摸,果然立即就皱起了眉头,心疼道“怎么就瘦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在外面都没有好好吃饭……”

阮娇娇立即不住的点头,可怜巴巴的眨巴着眼睛附和“对,都好久没吃一顿像样的饭了,以后我再也不出去乱跑了,要在家一直吃奶做的饭,别人做的我都吃惯。”

当然,这个时候阮娇娇就选择性的忘记了,陪着辛苗的那一段日子,段胥按着她的口味找到了一家中菜馆,每天吃的有多满足舒心的事儿了。

“只要你喜欢,吃一辈子都行。”阮林氏一听这话,果然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马上道“快别说话了,都让开,让乖乖进去好好吃饭。”

说完,阮林氏的大手一挥,将边上还想亲近妹妹的几个大高个子,直接一下就扒拉到了边上,因为没挤到前面,只能勉强站在门口的阮伟因为退开的不及时,还被阮林氏狠狠的瞪了一眼。

几个大小伙子被扒拉的跌成一团,都往后退了好几步后,好不容易稳住后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都忍不住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