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片刻之后,只听秦源口中发出一声长喝,脸上一片通红,双目圆睁,满脸的畅快之意,哪里还有往日病病殃殃的痨病鬼模样。

    其身上衣衫无风自鼓,袖袍猎猎作响,体表之上竟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其中除了两百多处光芒凝实意外,其余则多为虚幻光亮。

    这边异相方生,另一边异相又起。

    晨阳全身上下同样亮起密集的光点,当中凝实的同样只有两百余处,更多的则为虚光。

    之后,符坚和孙图也都是差不多的光景,只有最后出现异相的厄脍不大相同,其身上虽然也有虚实两种光点,但其实化的光点,却足足有八百余处。

    “这是……”轩辕行眼睛睁圆,喃喃自语道。

    韩立同样眉头微挑,对此已经有了猜测,只是仍是觉得有些奇怪。

    “厉兄,这些人身上亮起的光点,怎么看起来都与玄窍契合,这些难道都是他们开辟出的玄窍?”石穿空忽然传音问道。

    “数量如此之多,不可能都是玄窍……不过,就我猜测的话,那些光芒实化的光点应该是他们已经开辟出来的玄窍,而那些光芒虚化的则是尚未开辟出来的。只是……”说到这里,韩立停了下来,沉吟起来。

    “只是什么?”石穿空疑惑道。

    “不知石兄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初见晨阳时,他曾提及过厄脍的玄窍数量,已经开辟出了一千余处,可这里能够看到的却只有八百余处,这就有些古怪了……”韩立沉吟半晌,回道。

    “莫不是他当年有意欺瞒,故意恐吓我们?”石穿空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就不清楚了。等之后再问问晨阳便知道了。”韩立目光落在晨阳身上,缓缓传音道。

    两人正说话间,大阵中的五人却是同时发出一声暴喝,其身下五芒星阵中透出的血色光芒骤然大盛,几人被笼罩其中,像是加倍承受着莫大痛苦,脸上全都浮现出狰狞之色。

    众人见状,神色皆是一变,朝着各自城主身上望去。

    韩立目光在晨阳与厄脍之间游移,眼神不禁一跳,心中惊疑不已。

    只见那两人身上,之前还处于虚化状态的那些玄窍中,有一些已经开始有血光盘踞,光芒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一点一点的由虚转实。

    与此同时,这几人身上的气息,也在明显节节攀升,看起来真的是获得了极大裨益。

    围观众人,惊呼连连,轩辕行等人眼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流露出艳羡之色。

    “哗啦啦……”

    祭祀血池之内,鲜血好似沸腾,翻滚得越发剧烈起来,大量血液雾化,被五座雕像吸纳,池中的液面也开始缓缓下降,之前被掩埋其中的大量莹白骨骼,也开始显露出来。

    如此一看的话,让那具沉在血池之下的尸骸浮出水面,也的确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难不成真的是我多虑了……”韩立暗自沉吟道。

    他目光在身处血祭大阵的五人身上逡巡了数次,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妥之处,便有些心疑自己是不是小心过头了。

    “石兄,我要到后殿去看看,你暂且留在这里,注意这些人的动向,若是此处有变,能不牵涉其中,就尽量袖手旁观,等我回来。”韩立思量片刻后,传音道。

    石穿空闻言一愣,传音问道:“我说厉兄,既然你觉得此处可能生变,何不让我同去?”

    “后殿内是什么情况尚不得知,你没必要与我一起去涉险,况且此处也的确需要你帮我盯着。我说此处有变,也只是以防万一,并不是一定会有。况且,你我二人明显关系亲近,若是同时离去太过引人猜想,容易生出不必要的麻烦。”韩立知道石穿空的顾虑,如此说道。

    石穿空闻言,虽然并不完全认同,但最终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韩立冲其点了点头,转身绕过血池外的光幕,朝着通往后殿的三座石拱桥走去。

    “厉道友,你这是要去哪里?”

    韩立才刚走出十数步,邵鹰就身形一个模糊下,拦在了他的身前。

    石穿空正欲上前,就被韩立传音制止了。

    “五位城主都在此处催动血祭大阵,我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好自己走走,这有什么问题吗?”韩立眉头一挑,问道。

    “此刻正值大阵运转的关键时候,不容有丝毫闪失。依我之见,厉道友还是安心为你们城主护法,不要随意走动的好。”邵鹰面容本就阴枭,此刻皮笑肉不笑的说话,就更令人心生厌恶。

    “我们城主有轩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