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脍说罢,身上骨节一阵“嘎嘣”怪响传出,身形一下拔高数尺,一只手掌从袖中一探而出,也如之前韩立一般,掌心直接压迫着血色光幕向内凹陷,直接拍击在了雕像上。

    当其掌心贴住雕像的瞬间,五指立即猛一弯曲,竟是直接刺穿了血色光幕,按在了那鳞兽雕像上。

    伴随着口中急促的吟诵声响起,其五指猛一拧转,那异兽雕像立即随之猛一震动,身上亮起的血红光芒随即变得黯淡了许多。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那层笼罩在秦源身外的血茧突然破裂了开来。

    厄脍单手一掐法诀,另一手隔空在血阵之中一搅,一道血色霞光立即缠绕而上,凝成了一只巨大的血色巨手,猛然探了上去,朝着秦源抓了过去。

    韩立看到这一幕,正想出手阻止时,心中猛然一悸,立即仰头朝着高空中望去。

    在他发现异样的同时,厄脍也立即反应了过来,仰头望向了高空。

    只见此刻破开许多大洞的屋顶上方,已经看不到半点黄色云海,有的只是一片灿烂无比的银色华光,如同瀑布一般垂落了下来。

    “滋啦啦……”

    高空之中,仿佛有九天雷池忽然倾倒,所有银光雷电浆液从中泼洒而出,朝着大殿中直直浇灌了下来。

    “轰隆隆”

    伴随着一声震天轰鸣,所有雷电浆液竟然蓦地一凝,化作一道粗壮无比的雷电光柱猛地轰砸而下,竟是不偏不倚,直接朝着厄脍头顶灌注而去。

    雷电光柱上电网缠绕,不断有粗壮电丝弹射而出,当中有阵阵好似龙吟般的声音响起,其所展现出来的威势一览无余。

    韩立见状,忙暗中控制法阵,身形飘移,向后撤开十数丈。

    厄脍眼中惊疑之色一闪而过,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大手一扯,将刚被自己抓在手中的秦源向上一抛,直接撞击在了雷电光柱之上。

    “轰”的一声爆鸣传来。

    秦源来不及发出半声惨呼,身躯就直接在一片银色光电之中直接化为了灰烬,连元婴都未及逃出分毫。

    大片银色电光炸裂开来,化作一片耀眼白光,整个大殿被照得一片雪亮,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向后退开一步,遮住了自己的双眼。

    谁都没有注意到,一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晨阳,艰难地从怀中取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圆镜,手上染着血迹在其上滑动了几下,嘴唇随之微微开合了几下。

    像是与之呼应一般,厄脍的身上也随即浮现出来一道环形白光。

    只见那片已经散开的电光,突然再度一凝,重新化作了一道雷电光柱,威势竟好似丝毫没有衰减一样,再次朝着厄脍身上劈了下来。

    厄脍神色阴沉如水,也顾不得再对付韩立,连忙一点脚尖向后暴退开十数丈。

    眼看那道电光一劈不中,即将坠地的瞬间,竟然去势不减地猛一转弯,再次奔着厄脍追了上去。

    厄脍眉头一皱,再次身形一闪,躲避了开来。

    然而,那电光竟然好似受到牵引一样,也再次转变方向,继续向他追了过来。

    厄脍目光一转,无意间瞥见晨阳身下压着的半块黑色圆镜,眼中怒意一闪,身形腾空闪避之际,一手探入怀中,取出来了一块巴掌大小的圆形小镜。

    那小镜子除了颜色截然不同之外,制形与晨阳的黑镜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好小子,竟然从百余年前就开始算计我了,还给你。”厄脍口中暴喝一声,抬手一抛,就将那块白色圆镜扔向了趴在地上的晨阳。

    圆镜“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滚了三滚,来到了晨阳身边。

    镜面上白光一闪,从上反射出一片白色弧光,竟然依旧如跗骨之蛆一般打在厄脍身上,任他如何闪躲,都根本甩脱不开。

    “哼,你佩戴这么多年,阴阳引雷镜上早已经沾染满了你的气息,躲不掉了……”晨阳艰难抬起头,朝这边望了过来,冷笑着说道。

    厄脍闻言,怒火更盛,却根本无暇对他出手,那道雷电追赶得实在太紧。

    朱子元等人都不知道这莫名其妙地雷电,究竟从何处而来,竟能将厄脍逼得如此狼狈?

    石穿空几人则纷纷默默念着:“快点,再快点……”

    连番躲避之后,眼见雷电速度和威能并无任何衰减,厄脍眼中闪过一丝果决之色。

    只见其飞落在了前殿三座石拱桥前,身形猛然一止,身上白光耀眼夺目,一千余处玄窍纷纷亮了起来。

    其身上似有一股肉眼可见的护体罡气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