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时,照骨真人的神念小人双袖一振,识海下方立即有点点白色莹光飘散而出,如无数萤火光点一般,将他包围在了其中。

    那些萤火光点下方,一道铭刻在识海深处的巨大符阵,显露而出。

    照骨真人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花费了难以想象的代价,本是为了应对生死大敌而植入识海中的神魂法阵,竟然会在此刻派上用场。

    眼下形势所迫,也容不得他作其他念想了。

    只见符阵下方,白色莹光越来越盛,从中凝聚出来一头巨大无比,形似猛虎的异兽虚影,兽口大张着从识海下方猛扑而出,直冲神念巨剑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自照骨真人识海之中炸响。

    神念巨剑当头斩落在了白色异兽的头颅之上,迸发出一片绚丽的五彩晶光,两相略一僵持之后,白色异兽的头颅顿时被撕裂开来。

    神念巨剑则是一剖而下,朝着下方的神魂小人斩落而去。

    然而,白色异兽虽然被撕裂开来,其身上流散出的白色莹光却化作一道道晶丝,将其两半身躯藕断丝连地联结在了一起。

    那白色莹光所化的晶丝,就像是一道道横江铁索,不断地阻拦着神念巨剑的下落之势,同时也消耗着神念巨剑的强大威能。

    饶是如此,凝聚了几乎韩立全部神念之力的半透明巨剑,仍是一路畅通无阻地斩落而下,将那白色异兽彻底撕裂,斩落在了那照骨真人的神魂小人身上。

    “啊……”一声凄厉嘶吼传来。

    照骨真人只觉得头颅好似炸裂一般,双手猛一抱头,身形剧烈一颤,竟是直直朝着下方海域坠落而去。

    他所撑开了的枯骨灵域也随之光芒一散,消失不见了。

    韩立两人只觉得周身一松,身上骨骼上的异状随即消失,重新恢复了自由。

    也在同时,韩立只觉得识海之中一阵空虚,眼前蓦地一黑,身躯再也无法支撑,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石穿空见状,一手捂着右侧肋下,强忍着疼痛闪身而来,一把抓住韩立的手臂,将他架了起来,目光幽幽地望了一眼下方深邃的海域,身上遁光一亮,疾闪而逝。

    下方的蟹道人,则是猛的一拍葫芦,收起所有道兵后,又将韩立的十八柄青竹蜂云剑收了回来,身上同样亮起遁光,朝着两人追随而去。

    ……

    时间一晃,过去半月有余。

    一艘乌黑飞梭在一片漆黑海域之上疾驰而过,石穿空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站在船头之上,一头银发迎风飞舞,显得英姿勃勃。

    在其身后飞梭船尾,韩立静卧其中,双目紧闭,仍旧陷入昏迷之中,一块巴掌大小的紫阳暖玉,正悬浮在他头颅上方,释放着濛濛紫光。

    在其周身之外,则还笼罩着一层空间壁障,将四周天地间的浓郁魔气,全都阻隔了开来。

    船尾处,一袭道袍的蟹道人正襟危坐着,双眼微阖,闭目调息着。

    就在这时,他似乎心有所感,双目忽然一睁,就看到躺在身前的韩立眉心紧皱,睫毛颤动了几下,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厉道友……”他开口呼唤了一声。

    韩立双目之中闪过一丝迷惘之色,停滞片刻后才终于恢复清明。

    他一边揉着头颅两侧的太阳穴,一边缓缓坐了起来,一抬手将悬于头上的那块紫阳暖玉摘了下来。

    “厉兄,你可算是醒了,现在感觉如何?”石穿空也转回身来,开口问道。

    “我昏睡多久了?”韩立嗓音有些沙哑,开口问道。

    “差不多有半个多月了。”石穿空略一迟疑,说道。

    “照骨真人呢?”韩立问道。

    “不知道,当时他似乎遭受重创,跌入了海中。而你同样也陷入昏迷,我只得先将你安全带离,其余的是真顾不上了。”石穿空摇了摇头,说道。

    “受我神念之剑倾力一击,他的神魂多半是受了重创,暂时是不会来找我们麻烦了,不过越是临近夜阳城,变故就越多,也难保还会不会有其他人盯上我们。”韩立手掌轻轻摩挲着那块紫阳暖玉,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此担忧,才没敢贸然直接回去夜阳城,而是一直在这墨海域转悠,想着至少等你醒来之后再做打算。”石穿空叹了口气,说道。

    “我之前神识损耗过剧,神魂虽不至于像照骨那般受损严重,却也受到不小震荡,若不是你用紫阳暖玉替我温养神魂,只怕我还得再昏睡好些日子。”韩立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就等你恢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