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First Draft(1 / 3)

琪儿的精神变得越来越好。她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学业上从不肯马虎,打工的时候又卖力,即使“情场失意”,也没有让她有丝毫懈怠。不过,那天之后,她倒是再也没开口提过什么要去法国的事,好像根本没这回事一样。婧芝也很配合,没再问起。

每天清晨天还没亮,两个人便约好一起去跑步。就这样,风平浪静的日子一直持续着。

有一天,婧芝换好衣服,走到镜子前,细心地照镜子。镜子里有一个身着浅粉色西装的姑娘,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脑袋后面盘起来,上面别一个淡粉色的小珠花,既庄重,又有几分俏皮可爱。

房间的门开着,琪儿看见婧芝的打扮,瞪大了眼睛,好奇地问她“婧芝姐,你今天怎么穿西装啦”说着,琪儿上前走了两步,右手食指轻轻碰一下婧芝胸前的胸花,感叹说“这胸花真漂亮!我喜欢!”

婧芝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胸花,几粒小小的珍珠拢在一起,附在一个小小的圆形金片上面,着实可爱。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今天上午跟导师约定要见面,所以,选了一套比较正式的行头。”说完,婧芝对着镜子转了一圈。

“好看!”琪儿竖起大拇指,“婧芝姐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哈哈,就你嘴甜!”婧芝笑着说,“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先去办公室,去之前要先做好准备。”

“真是个大忙人!”琪儿感叹说。

“哈,你不也是一样!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我没说错吧”

“可不是嘛!”琪儿一点谦虚的意思也没有,从容淡定地解释说,“我可是我们系里最努力的学生,连老师都夸我呐!厉害吧!”

婧芝点点头,赞叹说“厉害!真厉害!”

“哈哈……”琪儿得意地笑起来,“跟我住在一起,就算是再懒的人,也被我带勤快啦!”

“你说得对!”婧芝非常肯定地说,“所以我现在更要抓紧时间。早餐我不在家里吃,你自己做饭自己吃吧。”

琪儿抿抿嘴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无奈地说“好吧,那你加油,我只能祝你好运啦……”

“谢谢……”说完,婧芝背起包,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砰”的一声,从外面把大门关上。

婧芝一共有两个导师。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她是穆塔斯大学的教授,父母都是移民到澳大利亚的英国人。她虽然在澳大利亚出生,但从中学开始,便在英国读书,博士毕业后,留在英国的穆塔斯大学,担任讲师。如今,她已经是穆塔斯大学有名的教授了。

已到暮年的她头发已经全白,带一副银边眼镜。她个子不高,有些偏瘦,脸蛋、脖颈、手背上面有着明显的皱纹和老年斑。她平时画淡妆,看起来精神头倒是很好。她的眼睛不算大,因为年长的缘故,上眼皮总是耷拉下来,显得眼睛又扁又小;她的目光却很锐利,可以清晰地透过镜片看到两道明晃晃的“利刃”。

婧芝的另一个导师是德国人,年龄在四十岁上下,去年刚刚升任穆塔斯大学的副教授。她的头发打眼看上去是金色的,鬓角处依稀找得到些许银发。她比年长的导师高上许多,也胖一些。虽是女性,平日里却只穿西服,走起路来总是昂首挺胸,神情严肃,很有威严。

德国人曾经是老教授的博士后,两个人一见如故。虽然年龄差距很大,但却相处得很和谐。她们曾经一起完成多项研究任务,得到许多很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见面的地方是女教授的办公室。女教授年纪大了,不好来回奔波;而且,她的办公室要更宽敞,设施更完善,有专门用来接待来客的沙发和茶几,办公桌上有两台电脑和一台小型打印机。

婧芝在门口轻轻敲门,德国人来开门。

“hello!e,please”(你好!请进来。)

德国人的口语说得很流利,发音也很标准,单纯地听她讲英语,很难辨别出她是德国人。

“thankyou!”(谢谢你!)说完,婧芝走进门,站在门口。

“goodog!”(早上好!)见到婧芝走进来,女教授先问好。她年事已高,膝盖不时作痛,并没有起身站起来,只是坐在一把转椅上面,轻轻点点头。

“goodog,professorsith!”说着,婧芝向女教授微微鞠躬,表示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