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外婆(1 / 3)

清脆的两个六点稳稳的躺在桌面上,屋中静悄悄的,谁都没有说话。席中各人神色各异,孙临笑嘻嘻的,黄宗羲还是那副模样,方以智和蒋臣欲言又止。

顾眉抿着嘴,这十二个点不止喝酒,还显示庞雨并未对她另眼相看。想这眉楼在秦淮河上也是首屈一指的地方,各路文人富商来了都得捧着,没想到庞雨这么没风度,不过是言语挤兑,竟然还敢对她进行报复。

方以智终于忍不住,一抬手要说话时,庞雨先开口了。

“早听闻过秦淮河上故事,各家姑娘不但风华绝代,还颇有任侠之气,兴之所在,与君痛饮三百杯。十二正是最大数,顾姑娘是现今秦淮花魁,想来也是不逊于他人,今日在下要大开眼界了。”

庞雨气定神闲的说完,提起酒壶在顾眉的杯中倒酒,席中这帮复社士子肯定有着英雄救美挣表现的,他说这话先把顾眉架高一些,也防止其他人帮忙喝酒,先堵了顾眉的退路。

汩汩的倒酒声中,杯中酒面逐渐升高,席中各人,方才顾眉给庞雨倒得甚满,现在庞雨也没有停的意思,酒面接近了杯沿,庞雨抬眼迅速的观察一下,顾眉黑着个脸,不由心中好笑。

快满出酒杯的时候,庞雨将酒壶竖起停止倒酒,“顾姑娘请。”

身后传来李屏儿的声音,“奴婢来替我家姑娘喝吧。”

庞雨回头看去,李屏儿眼中有一丝求情的神色,微微一笑后道,“原来屏儿姑娘是想喝酒了,不急于一时,找个座位坐下来,自会轮到你的。”

李屏儿眼神变动一下,显然庞雨不同意有人代喝,顾眉回头对她摇摇头,等李屏儿退下后,顾眉看着庞雨道,“行酒自当依令,但将军一个令里面说了八个数,奴家还从未听过如此起令的,若是大家都如此,这一巡下来便醉了,亦未能尽得兴。”

庞雨盯着顾眉的眼睛,“在下不会醉,若是姑娘觉得如此喝得太多,下一巡就改个少的法子。”

顾眉听了知道庞雨是非要自己喝,她也跟方才庞雨的形势一样,至少这一轮没法报复了,最后挣扎着道,“这十二杯喝罢,奴家恐怕无法再以音律助兴……”

庞雨毫不犹豫的打断,“那就换点别的。”

席中气氛僵硬,庞雨酒意上头,顾眉方才的敌意让他怒气越积越多,此时根本不加通融,连来谈广告的事情都忘了,方以智和蒋臣想要出言相劝,却一直没找到合适机会。

顾眉咬着嘴唇沉默了片刻后,端起酒杯来准备罚酒。

正在这时楼下一声清脆的女子笑声飘上来,还看不到她的身影,但声音却能听得清楚。

“庞将军一声军令,江北横扫流贼,今日这一声酒令,秦淮也有金戈铁马之意。”

席中诸人同时往楼梯口看去,轻微的脚步声在楼梯上逐渐接近,庞雨心中好奇,连酒意也去了几分,只是盯着那楼梯口。

一个插着红色珊瑚钗的发髻最先楼梯口出现,然后是两道秀美的眉梢,接着一双风情万种的丹凤眼出现,鼻子未露全之前,丹凤眼已经将场中所有人都扫过一遍,最后落在庞雨身上。

女人身上穿着彩裙,至少有五六种颜色,中间收束了腰身,凸显了妖娆的身材,行走间腰肢轻摇,便如整个眉楼都多了摇曳的意味。

这是庞雨来到明代后少见的打扮,刻意强调了女子腰身的柔美,方才顾眉出来,庞雨对她宽袍盖脚的打扮没有什么感觉,此时却被这个女人吸引住了视线。

席中人纷纷起立与她招呼,女人满面春风一一见礼,都是叫的表字,显然记忆力非常好。

到了顾眉面前时,女人看了她片刻,用手拂了一下眼前的头发笑道,“酒令便是席中军令,女儿岂能是将军对手。”

顾眉抿着嘴,略有些不忿的看了女人一眼,似乎想要争辩,但女人摆摆手,端了顾眉桌上的酒杯,已经走到庞雨面前,大方的行礼道,“奴家李丽华见过庞将军,回得晚了先自罚一杯,请将军不要介意。”

方以智赶紧对庞雨道,“李外婆是这秦淮河上有名人,豪爽不下男子,眉楼正是一手所创。”

庞雨听完知道这才是老板,这个李丽华看着有三十左右,眼角有点不明显的鱼尾纹,但言语姿态都是风情万种,这更符合他对娱乐业的印象。

此时酒意消了不少,立刻客气跟李丽华见礼,要谈广告位的事情也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