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北国来人(1 / 3)

天近黄昏。

徐佑出了宫门,慢慢悠悠的来到秦淮河畔,坐在延伸到河水的台阶上,看着画舫里一盏盏的亮起了灯,逐渐有客人开始上船,莺歌燕舞,管弦低鸣,桨橹声中隐约可见旖旎风光无数。

锦瑟微澜棹影开,花灯明灭夜徘徊,

这是属于达官贵人们的夜。

只是河水冰凉。

不知坐了多久,清明出现在身后,低声道“郎君,客人到了”

徐佑站起身,把手里的小石子扔进水里,道“走吧”

长干里,徐宅。

“灭蒙驾临江东,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大将军折煞我了”

商人打扮的于忠以鲜卑人的礼节表达了对徐佑的绝对尊重,然后从怀里拿出了元沐兰亲笔书写的密信,道“公主要我代问大将军安好。”

他曾经潜伏江东多年,拥有合法的身份和职业,前年离开江东后,依然留了退路,说是回乡省亲,此次重返江东,再次利用起来,轻车熟路,不虞会被识破。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秘府在徐佑的控制之下,别人就是有心,也没那么庞大的资源查证他的身份,自是万无一失。

徐佑接过信,没有拆开看,随手交给詹文君,道“公主还好吗”

于忠笑道“怎么说呢也好,也不好回京之后,皇后非要逼着公主成亲,内行令高腾准备让他弟弟高远尚公主,幻想着从武都镇的镇都大将变成皇亲国戚”

“成亲是好事啊,公主同意了么”

“高远这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兰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是真正的草包,要不是高腾死命提拔,现在还是不入流品的杂号将军,公主怎会同意嫁给这样的蠢物”

“哈哈,”徐佑笑了起来,道“原来成亲是不好的,那好的呢”

“好的就是嵩山道人康静出手了,他夜观星象,说公主亲事关乎国运,三年内不易成亲。灵智大和尚坚决反对,认为康静是不知根底的野道士,妖言迷惑圣听。两人各执一词,几乎势成水火”

徐佑瞬间抓住了重点,道“哦,公主和康静结成了同盟”

“是公主答应康静,只要搅黄了婚事,就请皇帝敕封他为天师,上真君号,北朝道门以其为尊,并全力支持他和佛门分庭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