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斬大將

第四百二十六章 斬大將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本站公告

“殺啊!”

“衝啊!”

“攻破長安城,活擒劉寵,將老賊千刀萬剮!”

“打破長安,一個不留!”

在震天的呼喊聲中,西涼軍開始轉換攻擊方式了,他們一邊繼續攀爬城頭,並同時逼近宜平門!

他們的動作並不迅速,但防守嚴密,盾兵陣護持着衝車,猶如龜殼一般慢慢地直宜平門外。

黃忠看着西涼軍有條不絮的擁簇着衝車前往城門前,不由感慨:“天下強軍之名,名不虛傳。”

“咚、咚、咚、咚!”

巨大的撞擊聲音開始響徹在衆人的耳膜中。

宜城門雖然被黃忠事先安排軍士用一根根粗實的木樁頂住,但對方的衝車勁力實在太強,若是再這麼下去,城門被撞開怕是早晚的事。

“黃校尉,城門緊急,當火速派人運木樁來加固!”張盛臉色蒼白地對黃忠道。

“不行,來不及了。”面臨危機局勢,黃忠還是異常沉着:“我軍必須出去衝殺一番,不然的話,宜平門一破,牽扯兵力不說,還會嚴重打擊我軍士氣,後果堪憂。”

一聽這話,張盛和陳春二人都有些嚇毛了。

“如此行事豈不兇險?萬一敵人乘亂入城呢?”

“黃某親自出城破之。”黃忠大喝道:“黃某從章城門殺出,率兵直抵宜平門外,攻殺一番之後,再返還章城門,二位校尉謹守城頭,再派人在章城門前接應黃某便可。”

荀攸走了過來,對黃忠道:“漢升從章城門殺出可也,卻不必返回章城門,待攻殺西涼軍之後,徑直從清明門返回,我自有辦法,可讓漢升安全入城。”

黃忠聽了荀攸的話,毫不猶豫地道:“有公達先生設計相助,黃某無後顧之憂。”

“荊州軍士,隨某殺敵!”黃忠轉身下城,點齊一衆他親自在襄陽訓練好的兵士,直奔章城門而去。

黃忠的眼光很是毒辣,他料定董卓瞧不起陳國軍隊,覺得陳國軍隊除了強弩之外,其餘並無可取之處,出城直接對敵,更是不可能。

但黃忠偏偏就反其道而行之。

黃忠一衆從章城門出去之後,荀攸立刻讓張盛和陳春派遣大隊人馬,前往章城門的城頭,佈置防線,以爲疑兵,做出接應黃忠返回的樣子。

……

震耳欲聾的馬蹄聲響起,卻見黃忠引領着一支荊州精騎,向着正在強攻宜平門的西涼軍猛攻過去。

這支兵馬此刻如同神兵天降,驟然殺到,讓那些在城門處強攻的西涼士卒防不勝防。

荀攸站在城頭,仔細地觀察下方的動靜。

“隨我殺賊!”黃忠等一邊高喝,一邊用最快的速度率領麾下軍衆將城門下護持衝車的西涼軍殺散。

由黃忠帶領的這支荊州軍士氣很盛。

董卓起初見了長安內城中有兵馬殺出,先是一陣驚奇,但隨後卻忍不住冷笑。

憑那些陳國士兵的戰力,也敢與己方士卒相抗?

就憑他們前番被張遼率領四千人乘夜所破,陳國軍隊的近戰能力就可想而知。

想到這,卻見董卓隨意的一指那支軍隊,道:“誰與我生擒陳國賊將?”

話音落時,便見他麾下的中郎將樊稠,引兵直衝着黃忠衝殺了過去。

其餘西涼諸將皆未輕動,他們還是在研究着怎麼能夠攻上城池,拿下長安。

在西涼諸將看來,黃忠一衆從城中出來純粹就是找死,以樊稠的本領,想要拿下他們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並不困難。

唯有呂布眯起眼睛,仔細觀察着遠處那名在城下,命人損壞衝車的陳國戰將……

距離太遠,看不太真切,但怎麼感覺依稀有些眼熟?

……

此刻,黃忠命麾下士卒們火速弄壞衝車,然後便立刻率兵奔清明門返回。

論及戰鬥經驗方面,黃忠在襄陽訓練的這些荊州軍確實無法和西涼軍相比,但是他們此刻卻有濃濃的戰意!

一支軍隊,如果抱着死也要死在衝鋒的路上這股勁頭,那就可以算是一支天下強兵!

隨黃忠衝出來的這些兵卒眼下就是士氣如虹。

他們此番跟黃忠出城,就沒抱着活着回去的希望,在與西涼軍拼殺時候,這些荊州軍兵士就是報着一命換一命的念頭!

你給我一刀,我也不閃就還你一刀,你刺我一戟,我就照樣還你一戟!

面對西涼兵,這些衝出來的荊州士卒沒有一個人退縮,他們一邊大聲呼喝着“殺盡賊衆”,一邊義無反顧的衝向死亡。

城下荊州軍的表現,極大的鼓舞了城頭陳國兵將們的士氣。

張盛狠狠的用手掌一拍城牆垛子,怒聲向着周邊的弩兵們吼道:“將士們,給我射!瞄準了射!給咱們的衝出去的同僚,射出一條歸路來!”

城頭上的陳國弩兵們齊齊應諾,他們集中精力,絲毫不敢懈怠,一箭一箭的射殺那些攀爬向城頭的西涼兵士,盡最大努力爲黃忠等一衆打開一條血色的通路。

在這一刻,無論是城上還是城下,這些被西涼軍視爲弱旅之師的兒郎們,爆發出了真正的男兒血性!

遠處的董卓眯起了眼睛,伸手招呼過偏將,抬手指向黃忠道:“這支兵馬是從哪裏殺出來的?”

“稟相國,屬下查探,對方乃是從章城門殺出!”

“章城門當下可有增兵?”

“有,末吏麾下的探子回報,說是章城門此刻正在增添弓弩手!”

董卓恍然地點了點頭,道:“果然,派人攔截住他們去往章城門的歸路!”

“唯!”

……

“兒郎們,隨某奔東殺敵!”

黃忠一邊揮舞着戰刀,一邊怒吼着向身後的士卒們叫嚷着。

他很快,他的迎面就出現了一支強兵,擋住了他的去路。

是樊稠率領兵馬趕到了。

樊稠的兵馬狂吼着衝了上來,如同一塊巨石,死死的頂在黃忠等一衆的前面,任憑黃忠的麾下的軍隊撞的血花飛濺,也堅決不肯給他們讓路。

雙方交手,你來我往,士兵們幾乎都拼成了血胡蘆,卻誰也不肯後退半分。

樊稠不愧爲董卓麾下的猛將,他和他的親兵在隊伍中站的極爲靠前,其手中的戰刀上下揮舞,不斷收割着荊州軍士卒的生命。

四面八方的軍士都瘋狂的圍擁了上來,即使城牆上有陳國軍的強弩猛烈設射擊,他們也憑藉着盾牌不肯退縮半步,誓要憑藉着這一股士氣,將黃忠一衆困死在城牆之下。

但黃忠在浴血拼殺中,卻找到了敵軍的軟肋所在。

那就是樊稠!

看的出來,這員西涼猛將,在董卓麾下的地位極高,凝聚力也不是一般的強。

但也正因爲如此,對方也犯下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那就是他膽敢在自己的面前耍什麼身先士卒!?

黃忠用力一揮戰刀,掃倒了面前的兩名西涼軍士,然後衝着樊稠高聲喝道:“賊將休得猖獗!可敢與某家一戰!”

黃忠的聲音如同巨雷,頃刻間便傳到了對面的樊稠耳中。

樊稠聞言轉頭,看到了迎面正向他打馬而來的黃忠。

樊稠哈哈大笑,高聲喝道:“甚好!且看樊某取汝狗命!”

言罷,樊稠亦是縱馬直迎着黃忠衝了過去。

兩馬相見,雙刀並舉,兩柄戰刀猛烈的撞擊在了一塊,發出一聲震天徹地的鐵器交擊之聲。

那聲音的聲音巨大,震的旁邊的士卒耳膜生疼,足見兩人用力之大。

一擊之下,黃忠的身形稍稍晃動了一下,樊稠卻是被震的向後直仰,險些栽倒在馬下。

他心中大爲喫驚,暗道這賊將的力氣居然這般之大!?

樊稠不敢怠慢,急忙起身,謹慎應對,意圖先穩守門戶,再尋機破之。

但黃忠壓根沒打算給他翻盤的機會。

一刀又一刀,勢大力沉的攻擊彷彿是從四面八方籠罩過來的,壓制的樊稠喘不過氣來。

樊稠也算是久經沙場的猛將,見過無數生死與強者,但這一刻,他心中竟然是真的害怕了……

但害怕也只是一小會的事。

黃忠一刀橫劃而過,便見樊稠的頭顱被高高的拋至於天際。

三百六十度旋轉之後,他的頭顱方纔重重的落在沙地之上,從下方仰望着上方的黃忠。

然後,便沒有然後了……

“樊中郎將死了!”

驚恐的喊聲響徹在城牆之下。8)8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最新章节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全文阅读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txt下载 - 臊眉耷目的全部小说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北雄   從八百開始崛起   女帝妄想私自佔有我   大秦五百年   唐初大儒   宋成祖   隋末之大夏龍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