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 第二千零三十五章:從來沒給過信任

第二千零三十五章:從來沒給過信任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嗯!”玉錦展坐在位置上,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面對眼前這個至愛了三年多的女人,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無動於衷。

心口就像被撕裂開撒上了一把鹽,那種痛,猶如切膚,痛入骨髓。

樓蘭蜜語強忍的淚水也在他視若無睹下滾落下來。

“能不能……不走!”她知道,玉錦展這一走很可能就是一輩子,也是斬斷了他們之間的一切。

樓蘭蜜語上前握住他的手,玉錦展掙扎痛苦,最後歸於*靜,默默將手移開,“今晚你不該來!”

明知道結果,又爲何徒增煩惱跟傷心。

“不,我想來,我該來,我……我捨不得……”樓蘭蜜語哭的像個孩子,彷彿她受了多大的委屈。

玉錦展突然感覺她很自私。

難道她覺得自己這輩子都非她不可嗎?憑什麼呢?明明是她背棄了他們之間的承諾,背棄了他的愛,憑什麼又跑到自己面前來要求這麼多。

玉錦展心底湧出煩躁,勉強也就帶了出來,“樓蘭蜜語,當初的你還不傻也不糊塗,既然你已經跟……那個男人有了肌膚之親,就不要再多做糾纏,我玉錦展,不屑!”

樓蘭蜜語看清楚他眼中的不耐跟略帶的譏諷,有些不敢置信,猛然坐到地上。

玉錦展在她面前從來都是包容跟寵溺,又何曾這樣不屑過她?

“呵!”樓蘭蜜語冷笑一聲,緩緩站起來,“玉錦展,你又憑什麼說我?如果不是你先跟樓蘭諾有了關係,還被滿雲都的人都知道,我又怎麼會心疼到買醉,這纔跟……”

“我跟樓蘭諾有關係?”玉錦展從來沒想過,原來中間還有這樣的誤會,“我跟樓蘭諾從來都沒有關係,有也是我想親手殺了她,信不信由你,沒什麼事你就回去吧,我這裏不適合你來。”

玉錦展背過身,一臉的*靜。

“殺她?你捨得嗎?當初我親眼看着你攙扶着她下馬車,兩個人耳語廝磨,難道這還有假?”樓蘭蜜語根本就不相信玉錦展的說辭,雙眼赤紅,冷冷的注視着他。

玉錦展似乎想起來了,在三個月前,在攙扶樓蘭諾下馬車的時候,突然毒發眼前一黑,劇痛傳遍全身,被樓蘭諾給撐了一下身子,她似乎還說了什麼。

難道那次被樓蘭蜜語給看到了?

“呵!”自嘲一笑,只怕那時候樓蘭諾就知道樓蘭蜜語在人羣中,纔會故意做給她看。

原來從那個時候開始,樓蘭蜜語就已經背叛了他,而他呢?還在承受着蠱毒的折磨。

“你這話什麼意思?”樓蘭蜜語也察覺了,似乎玉錦展還有什麼話沒說完。

“或許你該問問那個男人,怎麼會那麼巧的出現在你莊子外面?你覺得樓蘭諾選擇囚禁你,又會這麼容易的被候耀宗把你帶出莊子嗎?”玉錦展原本沒打算說,可面對她的追問,玉錦展也想要發泄。

樓蘭蜜語雖然天真卻不傻,之前沒懷疑是因爲她一直在難過痛苦,現在再聯想這幾個月的事,她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只是這種醒悟更讓她絕望,如果真如玉錦展所說,那她又算什麼?她……

霎那間,臉色蒼白,毫無血色。

“你走吧,以後你……好自爲之,還有,當心點樓蘭秀雅,我言盡於此,以後你保重。”玉錦展艱難的說完,在不看樓蘭蜜語一眼,轉身進了內室,將房門關緊。

樓蘭蜜語已經哭不出聲,眼淚如珠一般,滾落下來。

“皇女,您慢點,還是老奴送您出去吧!”玉府的一個小管事,看着樓蘭蜜語渾渾噩噩的走出來,生怕她出事再牽連到玉府的人,攙扶着她送出府外。

樓蘭蜜語就站在玉府門前,一時間感覺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假。

對面的男人目光落在她身上,看着她安全無恙走出來,男人臉上緊繃的線條都變柔和,“你……沒事吧?”

樓蘭蜜語看清楚男人眼底的深情,她眼淚無聲的掉落,又緩緩笑出聲來,“候耀宗,當初你爲何會突然出現在我身邊?又怎麼跟我在山中相遇?”

候耀宗眼眸驟然收緊,望着她的眼睛又一瞬間的痛苦掙扎,不敢直視。

“不用說了,我明白了,原來一直最傻的人是我……”樓蘭蜜語的眼神空洞中透着絕望,把候耀宗嚇的臉色蒼白。

“皇女,我,我承認當初並非真心接*你,可是我第一次見過你之後就對你……一見傾心,所以我是真心想嫁給你,更何況,咱們現在孩子……”候耀宗看着她的樣子,心裏說不出的疼。

當初他被父親送到莊子上面壁思過,沒想到會遇到樓蘭蜜語。

第一次遇到她,就被她那清澈又透着點難過的眼神吸引住。

後來見她去山裏,他不自覺跟着進了山,然後救了她。

感覺到她在自己的懷裏,那種軟綿,他第一次嚐到了喜歡的滋味。

再後來,四皇女的人找上他,讓他好好照顧樓蘭蜜語,他自然明白他們口中的照顧是什麼。

第一次他們都糊里糊塗,可第二次,應該算是他故意引誘。

他想嫁給她,知道他們有了孩子,他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刻衝進她的府裏。

可他卻明白,她心裏始終有一個男人,她不愛自己。

四皇女政變之後,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女,他沒辦法進宮,已經有幾天沒見到她了,今天聽下人說她來了玉府,他就安靜的等在府門外。

他害怕擔心,他知道,她心裏喜歡的是玉大人,那個從北辰國而來的人。

他感覺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纔將人等出來。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樣子,他心疼,還有一絲竊喜,看來玉大人沒打算跟她和好如初,那他是不是就有機會照顧她了?

只是沒想到迎着他的竟然會是質問。

“候耀宗,以後你不必來找我,孩子……我一個人養!”樓蘭蜜語心如死灰,原來這一切都是自己太蠢,不僅害了自己,也害得她失去了玉錦展。

“皇女……”

府門外的消息很快傳回玉錦展耳中,小管事看着自家大人的臉色,見他太過*靜,心裏一陣嘀咕,這大人到底有沒有難過?

“你將府裏的人都喚來,我有話要說。”既然他都要回北辰國,這玉府也不該再留。

“是大人!”

小管事下去了,很快將府裏的人聚集起來,不過他們都在心裏暗暗猜測,在下面小聲的嘀咕起來。

“你知道大人爲何突然要我們全都聚集在這裏嗎?”

“這我哪裏知道?不過大人進宮幫過女皇,咱們家大人應該不會出事。”

“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難道大人想把咱們都發賣了?畢竟當時管家在,我們可……”

“咳咳!”小管事咳嗽了一聲提醒了一下,就見玉錦展走出來。

看到玉錦展的樣子,這些人都非常忐忑,生怕說錯話被髮賣出去。

“今天我讓大家過來就是想告訴你們,我明天就要離開梁國,所以這玉府會重新回到戶部人手中,如果你們不想繼續留下,我會送你們安家的銀兩,讓你們以後衣食無憂,還會還你們賣身契。

如果你們不想離開,那本大人也可以上書,跟戶部的人求情,讓他們給你們安排差事。”

府裏的下人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樣的好事,他們一個個歡喜雀躍。

畢竟誰都不想做下人被人使喚,現在有成擺脫奴籍,他們自然高興。

安頓好府裏的事,玉錦展收拾好東西,看着住了三年的地方,心底沒有不捨。

次日,玉瑤帶着喏喏跟圓圓他們坐在馬車裏,在雲都的城門前,碰到出城的玉錦展。

“二姐!”

“走吧!既然決定了就別給自己後悔的機會。”玉瑤說完,就見玉錦展悽然一笑,“二姐說的對,二姐夫,我回去可以去軍中歷練嗎?”

他不想再回去做個文官,他想從武,將來可以保護家人,不會再被任何人操縱。

“嗯,回去記得找黑鷹。”陌染說完就跳上馬車。

樓蘭洪天就坐在後面的馬車裏,而陌染跟玉瑤一家人都安穩的坐在一起。

城樓上,樓蘭秀雅看着漸行漸遠的馬車,口中喃喃,“蜜語,如果你現在追上去,或許還來得及!”

“皇姐,我,不配!”

樓蘭蜜語回想昨天晚上突然出現在她房中的玉瑤,想着她告訴自己的事,只覺得心都揪着疼,呼吸不暢。

她說,玉錦展被下了蠱毒,被樓蘭諾操控完全不記得她了。

她說,玉錦展從來都沒有背叛過她,哪怕是他失憶了,也避開樓蘭諾的碰觸。

她說,玉錦展每個月的十五都會毒發,全身劇痛難忍,依舊挺過來。

她說,他原本可以在北辰國官運亨通,可以找個心愛他,信任他的女子結婚生子。

她說,因爲她,所以玉錦展被折磨了三年,生不如死。

她說……

她每說一件事,就感覺自己的心被刀子剜一下,那種劇痛,讓她連呼吸都覺得痛苦。

原來不是不愛,而是他曾經愛慘了她,而她卻只享受了他的愛,從來都沒有給他信任。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最新章节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全文阅读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txt下载 - 魚果醬的全部小说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小閣老的田園嬌妻   團寵農女是錦鯉   神醫醜妃   小祖宗你被神捕大人官宣了   邪帝狂妃   戰王盛寵:本妃有點冷   法醫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