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逐貨師 >> 正章四十:年無垠之死

正章四十:年無垠之死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年無垠可能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被割掉舌頭,砍斷手指送到老年公寓門口。因爲鎮痛劑效果還存在,年無垠的傷口又被包紮過,所以,他被人攙扶下車後,門口的保安很詫異地看着他,隨後注意到他脖子上掛着的那個牌子,牌子上寫着:我要見年冰嵐。

年冰嵐住進老年公寓後,幫楊巔峯上上下下打點,幾乎成了半個老闆,楊巔峯也痛快地給她安排了一個副總的職務,要知道年冰嵐以前可是年氏集團的總裁。一個總裁現在給他當副總,簡直不要太有面子。

所以,保安立即電話通知了年冰嵐,年冰嵐急匆匆出來看到年無垠之後,無比喫驚,趕緊上前問:“爸,你怎麼了?”

年無垠因爲舌頭被割斷的原因,無法說話,加上手指也被砍斷,自然無法寫字,竟急得流下眼淚。年冰嵐立即叫車將年無垠送去醫院,但醫院的檢查是,他舌頭被割斷,手指被砍斷,而且都已經消毒止血治療過了,就算現在把舌頭和手指頭找回來,也錯過了可以接回去的時機。

躺在病牀上的年無垠不斷流淚,但就是無法表達清楚。年冰嵐思來想去,決定致電給年璽,因爲這事只可能與年璽有關係。

此時的年璽正坐在年氏集團總裁辦公室,滿臉都是笑意,看着年冰嵐的電話後接了起來:“喂。”

年冰嵐質問:“年璽,你爺爺是怎麼回事?”

年璽笑道:“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

年冰嵐道:“你太狠了吧?”

年璽還是在笑:“他狠還是我狠?年冰嵐,你根本就不是我們年家人,你沒資格問我,你要是覺得有問題,那就直接報警。”

年冰嵐掛掉電話,直接撥給詹天涯,詹天涯很是喫驚,也無比詫異,覺得這事太蹊蹺了,但因爲自己還在高黎貢基地中,無法抽身前往,只能先派夏冰過去,而且叮囑夏冰先一個人去看看情況再說,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夏冰獨自驅車來到醫院,走進病房看到已經成了廢人的年無垠,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經不可一世的年氏集團幕後掌舵人,竟然會變成這副模樣?

夏冰看着站在牀邊的年冰嵐:“年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年冰嵐眼神呆滯:“不知道,我爸被人突然送來,送來的時候就成這樣了,舌頭被割,手指被砍斷,什麼也說不出來,也無法表達,只是一個勁兒的流淚。”

夏冰問:“送他來的那輛車呢?”

年冰嵐終於看向夏冰:“我查過了,假車牌。”

夏冰道:“我得去老年公寓看看監控。”

夏冰離開後,年冰嵐又被護士叫走,因爲她還得去辦理一些手續。等年冰嵐前腳剛離開,一個醫生模樣的人就走了進來,直接來到年無垠的牀邊。

年無垠看着那人的時候,雙眼瞪大,因爲那人曾經是自己手下最得力的殺手之一,他已經明白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了。

殺手看着年無垠的時候,實際上也是很詫異,就好像他不相信自己要刺殺的對象是曾經的主人一樣。不過他還是拿出針管,往年無垠輸液的藥瓶中注入了一些液體,又調整了下輸液的速度後直接轉身離開。

年無垠流下眼淚,然後閉上眼睛,可他沒想到的是,當那種藥物進入體內後他會如此的痛苦,劇烈的咳嗽伴隨着嘔吐物,在毒性還沒有直接殺死他之前,他就因爲自己的嘔吐物窒息而死。

當護士發現的時候爲時已晚,年冰嵐趕來的時候,直接愣在當場,自己站了多久都不知道,就連年無垠的屍體被推走後,她都依舊站在那,直到護士安慰她,讓她坐下。

發生了什麼?年冰嵐完全不明白,爲什麼年無垠會變成這樣?很明顯,是年璽做的,年璽爲什麼要這麼做?他怎麼能夠控制得了整個年家?年家上下不可能聽他的,只會聽年無垠的。最重要的是,既然都已經將他變成了廢物,又爲什麼要將他送到自己這裏來?既然送來了又爲什麼要下毒手?既然要殺了他,爲什麼還要多此一舉割斷舌頭,砍斷手指呢?

年冰嵐陷入了巨大的疑惑之中,她完全想不明白,只能將希望寄託在年綬的身上。

年氏集團大樓,總裁辦公室內。

一臉震驚的琺琅站在辦公桌前,看着對面坐着的年璽。

年璽滿臉笑容,如年無垠從前一樣拿着酒杯:“怎麼?不相信年無垠已經死了?”

琺琅搖頭:“不可能。”

年璽哈哈笑着:“很快執法機關就會到這裏來調查,當然了,他們什麼也查不出來,沒有證據,不過,你別擔心,從前年無垠怎麼對你,我會加倍。”說着,年璽從抽屜中拿出一張卡扔給琺琅,“這裏有一張卡,裏面有一千萬,你拿着用,當然了,必須要在我的保護下。”

琺琅拿着那張卡,遲疑着問:“爲什麼要在你的保護下?”

年璽收起笑容:“你是白癡嗎?你殺了那麼多人,而且現在就像個吸血鬼和食屍鬼的合體一樣,8424不會放過你,只有我可以保護你,這幾天你先躲在我的安全屋內,不要出去,等我把事情處理好了自然會告訴你。”

琺琅當然不信年璽,一直搖頭。

年璽起身,走向琺琅:“我如果要殺你,並不難。當然了,你現在要殺我,也不難,但是殺了我,對你有什麼好處?充其量只是泄憤而已,接着,你就完蛋了,你會被年家追殺,還會被8424追捕,你擁有的一切在頃刻之間都會煙消雲散。”

琺琅當然知道,他只能被迫接受年璽的條件,微微點頭,然後走向旁邊的安全電梯。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刻,年璽叫住他:“不要愧疚,任務沒完成無所謂,只要東西沒有落在夕家手裏,對我們就沒有影響。還有,你記住。”

琺琅看着年璽,年璽舉着酒杯帶着奇怪的笑容說:“你記住,你今天擁有的一切都是誰給你的,要懂得知恩圖報,如果你懂,就可以繼續像一個人一樣享受這一切,如果你不懂,你連條狗都不如。”

琺琅心裏很是憤怒,但也不敢說什麼,只是走進電梯中。

電梯門關上後,全亞飛從旁邊的暗房中走出來:“年總,這小子還有利用價值嗎?”

年璽落座在沙發上:“當然有,他的利用價值最主要是孤軍那邊,畢竟他是胡聚的兒子,不過,這次胡聚任務失敗,孤軍不會饒了他,到時候琺琅的唯一利用價值就是給我們當炮灰。”

全亞飛微微點頭:“年總,您該吃藥了,必須得穩定KOI值。”

年璽皺眉道:“如果不穩定那個什麼狗屁值,我是不是就會死?”

“那倒不會,只是會睡着,也許是短時間,也許是長時間,”全亞飛顯得很爲難,“不管怎麼說,都不能讓那個意識重新再出來,時間一長,您的意識就會徹底吞掉原先的意識。”

年璽終於有了點笑容:“我的第一步終於成功了,所以,我絕對不能失敗。”

位於高黎貢山內的8424研究基地中,詹天涯正坐在辦公室中抽着煙聽電話那頭的夏冰彙報着相關情況,旁邊菸灰缸中的菸蒂還沒有熄滅,詹天涯幾乎是一支接一支的抽着。雖然他很厭惡這樣,但這一系列事情的發生,讓原本已經戒菸的他只能重新將抽菸這個陋習撿起來。

詹天涯問:“車牌是假的?那開車的人呢?”

夏冰道:“開車的人戴着墨鏡,應該貼着假鬍子,送年無垠下車的人也戴着墨鏡不說,還戴着口罩,看不清楚臉。我調查了周圍所有的監控,發現那輛車在進入一個小區後駛進了地下停車場,我去查過,車主就住在那個小區,但是去外地了。”

詹天涯笑了:“這羣人直接偷了人家的車用,用之前換了假牌照,又給人家開回去了,是這個意思吧?”

夏冰回答:“對,小區的監控也被刪乾淨了,硬盤都被拿走了。醫院也是一樣,關於殺手的情況也沒有拍到,監控硬盤也被拿走了,沒有目擊證人。詹主任,按照推測,只能是年璽做的,但是沒有任何證據。”

詹天涯掐滅抽了一半的煙:“夏冰,這個案子,你不能當做普通刑事案件來辦。最重要的問題在於,年璽憑什麼能殺得了年無垠?你想過這個問題沒有?”

夏冰道:“我問過年冰嵐,她也覺得不可能,即便年璽現在是年氏集團的CEO,但是對川北冥市來說,他只是一個傀儡,幕後的人是年無垠,冥市的那些人不會認可年璽,年無垠曾經豢養的使徒和殺手怎麼可能聽年璽的?”

詹天涯閉眼靠着椅背:“可事實在於,年璽現在已經掌控了全局。按照之前年綬獲得的情報,年無垠曾經耍過我們,讓我們以爲他已經轉生到了年璽的身體內,後來證實並不是那樣,可這次不一樣了。”

夏冰立即意識到了什麼:“你是說,年無垠成功了!?”

“只有這個可能,否則的話,怎麼解釋,年無垠被割掉舌頭,砍斷手指?”詹天涯分析道,“年無垠的意識轉移到了年璽的身體內,他現在就是年璽,而年璽就成爲了年無垠。”

夏冰有所懷疑:“如果是這樣,直接毀屍滅跡不是更好嗎?”

詹天涯進一步解釋:“直接殺掉已經成爲年無垠的年璽,有個問題,那就是怎麼解釋年無垠突然間消失了?這不就等於給執法機構一個介入案件的理由嗎?所以,讓已經成爲年無垠的年璽無法表達,然後在不留下證據的前提下被殺,大家都會知道年無垠死了,而表面上誰都清楚,年璽早就是年家的接班人,那麼,已經成爲年璽的年無垠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繼續管理他的帝國。”

夏冰聽得渾身冒冷汗:“詹主任,轉生這種事,真的存在嗎?”

詹天涯遲疑了一會兒道:“以前是絕對不存在的,但是,以霾國這種*行維度文明的技術,是存在的,就如同可以控制人的影子一樣。”

夏冰沉默了,許久才問:“那我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詹天涯指示道:“正常工作,從正常角度來調查年氏集團,不要太過於接*,就你們*常這些執法人員而言,要對付這些人,太爲難你們了,總之,安全第一,不要冒進。”

掛掉電話後,詹天涯陷入沉思之中,此時電話響起,那頭的醫生告訴詹天涯,昏迷一個星期的年綬終於醒了。

詹天涯立即趕到了病房,病房內年綬正在喝水,旁邊放了好幾個空瓶子,看樣子他是渴壞了。詹天涯也沒說話,只是看着他喝水還有喫東西,因爲他一個星期沒進食,醫生只拿了少量的食物給他。

年綬喫完之後,雙眼有些發直,就看着牀尾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許久,回過神來的年綬說:“我做了一個夢。”

幾乎在同時,詹天涯也說:“年無垠死了。”

年綬立即扭頭看向詹天涯:“你說什麼?”

詹天涯將事情的經過告知給了年綬,而年綬聽完後,所做的推測和詹天涯完全一樣。這一切都只是年無垠的安排,實際上年無垠已經成功將意識轉移到了年璽的體內。

年綬皺眉道:“年無垠手中有好幾本無字天書,虵部落、鑑部落、圓部落、智部落、鼎部落的都在他那裏。就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他已經想辦法獲得了圓部落和智部落的能力,但獲得的辦法卻不清楚。”

詹天涯道:“你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來的吧?”

此時,收到消息的阿煢和商重趕了過來。

詹天涯看着兩人道:“正好,他們來了,他們可以告訴你,你昏迷之後發生的事情。”

阿煢和商重將年綬昏迷後的事情說了一遍,年綬聽完後鬆了一口氣:“還好,東西沒落在孤軍或者是年無垠的手中,要不,我就成罪人了。”

剛說到這裏,一個特勤急匆匆走進來,對詹天涯說:“主任,十二個正方體的初步檢測結果出來了,其中有八個有明顯的能量物質反應,有四個裏面什麼都沒有,僅僅只是一塊石頭。”

詹天涯立即問:“八個有明顯能力物質反應的石頭,可以區分嗎?”

特勤道:“雖然可以,但不知道里面具體是什麼東西,我們也不敢切割,擔心出意外,反正,我們的技術還遠遠達不到可以掌握其中能量的階段。”

詹天涯嘆了口氣看向年綬。

年綬思索了一會兒道:“夕環呢?”

詹天涯道:“應該是跟着胡聚去孤軍那邊了。”

年綬道:“要想搞清楚,只能讓夕環去問夕茗,亦或者……”

詹天涯立即問:“亦或者什麼?”

年綬起身下牀,拿起旁邊的衣服:“亦或者我回斗城,看看那個叫盤古的會不會再送年成凱的日記來。”

逐貨師最新章节 - 逐貨師全文阅读 - 逐貨師txt下载 - 唐小豪的全部小说 - 逐貨師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逐貨師   無限之恐怖獵殺   我的出馬仙兒生涯   獵罪神探   風水靈探   陰陽鎮鬼師   尋龍天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