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鬼蜮嶺之謎 >> 第五〇一章、神壇

第五〇一章、神壇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我只能跟在她後面,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救命!救命!”

這個女人開始用中文呼救,此時我也確認,她是個中國人。

儘管知道對方肯定不是人類,就算是,她的命運也已經註定。但我還是想要跟上去,看能不能幫她一把。

但一切都是徒勞。

很快,我就看到她慘叫着倒在地上。接觸到地面的部分皮開肉綻,明顯是被燙傷的。而她身體的四周,開始濃密地蒸騰起縷縷白色的霧氣。

她痛苦地翻滾,卻無力再站起來。我衝上去想要幫她,卻發現一件很詭異的事情——無論我怎麼試圖接*她,她與我總有幾米的距離。我就好像在追逐月亮一樣,看似*在咫尺,實則遙不可及。

幾分鐘後,這個女人不動了。她整個人掛在兩根石筍中間,身體兩端無力地垂下,就好像被燙熟的羔羊。

這一幕看得我寒毛根直豎,而且我腦子裏靈光猛地就是一閃:

這個女人我見過!

剛纔我和胖子“加菲”瘋狂逃命,就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個女子慘死在兩根如同駝峯一樣的石筍中間。

此時,眼前這女子連死時的姿勢,都和剛纔的一模一樣。

難道是過往的情景再度播放?

我儘管心裏害怕,還有幾分不忍,但還是想靠*看個仔細。哪怕無法接*,換個角度看清一點也是好的。

就在我努力想要看清她時,卻看到從半空中,卷下一條長長的“舌頭”。

說是“舌頭”,其實我無法看清它具體是什麼,因爲這跟長條形的物體,通體上下被包裹在一片濃重的水汽之中。

它捲住了這個悲催的女子的腰肢,只聽“嘎”的一聲,那女子腰部立刻以一個奇怪的角度折斷。隨即,“舌頭”往上提,就好像起重機一樣,把女人往上提。

“滴答、滴答、滴答!”

一滴滴液體從“舌頭”和女人這裏滴在地面上,也不知道是“舌頭”的口水,還是血水。

這場景不但陰森詭譎,而且萬分地噁心。

我更擔心白月了:她現在還好嗎?巴瑞德那個畜生把她帶到這裏,她能在這煉獄一樣的地方生存下來嗎?

我還在胡思亂想,猛然間就覺得脖子一緊,整個人往後一倒,仰面跌在地上,然後就開始背貼地滑行。

直到此時,我才意識到,是有人用了一根繩子套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後拖行而去。

誰啊!誰特麼這麼缺德?

我雙手抓住套住喉嚨的繩子,奮力掙扎,想要掙脫困境,但用力用了幾次,根本沒用。繩子被打了個很特殊的結,越用力掙扎纏繞得越緊。我很快就開始感覺到窒息和頸動脈被切斷血流的痛苦。耳旁隱約聽到有人在說話——不是中文,是比阿尼當地的語言。

好像是兩個人在爭論着什麼。

很快,我被拖拽着,提了起來,背脊靠住一根石筍。套住我喉嚨的那根繩子把我連同石筍一起牢牢捆住。

在這個過程中,我終於看清楚算計我的人是誰了。

是扎伊和“捲毛”。

“捲毛”負責具體操作,扎伊則一直在旁邊,嘴巴里喋喋不休地說着什麼。

到最後,“捲毛”不耐煩了,一抬手,衝我這邊指了指,示意他跟我說話。

“白勇士。”扎伊的口氣明顯有些露怯,“查希爾的命令,是讓我們把你帶回去。你現在有滿身的本事,也施展不出來了。跟着我們回去見查希爾,和你的同伴相會,好嗎?不要做無謂的反抗。否則,我們只好殺了你。”

“捲毛”說道:“剛纔我就想勒死你的。扎伊說你是白勇士,不能殺。你清醒點兒,你現在沒有一丁點兒的力氣,我們想怎麼弄你,就怎麼弄你,乖乖聽話,知道了吧?”

我心裏面窩火,但小命在別人手上,只能用力點點頭。這倆貨於是重新把我捆上,就開始帶着我走開了。

如果是三年前的我,說不定就此乖乖就範,任他們帶到查希爾跟前。

可是現在……

這兩人手上的裝備不錯:潛水手電、潛刀,居然還有攀巖能用的飛虎爪,剛纔套住我脖子就是用得它。

這些東西我自己拿到手裏自己用,不香嗎?

於是,我心裏面開始盤算,怎麼找機會反殺。

那個“捲毛”看上去不太好說話,應該是查希爾的死忠。

而扎伊看上去對我這個“白勇士”又敬畏,又忌憚。我覺得,我和“獸哥”在“神廟”外把“石柱妖”幹掉的場景,對他的刺激不小。

嗯,就從他這兒打開突破口。

這兩人一人手裏拿着一個潛水手電和一把潛刀,扎伊在前面走,“捲毛”跟在我後面,時不時還用潛刀捅一下我的腰眼,提醒我不要耍花樣。而他們手上飛虎爪的繩子,一直就套在我的頭頸裏,繩子的另一頭就在“捲毛”手上。

我們走了有5分鐘,路線就是我剛纔離開胖子“加菲”身邊,去找“獸哥”的路。一路上,扎伊和“捲毛”都不說話,一個專心致志地看着我,另一個則一門心思地帶路,顯然這裏地勢複雜,一不留神迷路了不是好玩的。

“我的兩個夥伴呢?”走了一會兒,我終於忍不住問道,“你們……你們把他們怎麼樣了?”

扎伊在前面說道:“他們很好,查希爾老爹會照顧他們的。”

“捲毛”在我身後冷笑道:“當然前提是他們乖乖聽話,不然的話,查希爾一旦翻臉,那就是圖拉真的使者,也就是奉安真之命,用野火燒死邪惡異教徒的神靈!”

我說道:“他們……他們現在在哪兒?”

扎伊說道:“在神壇……”

“你說得太多了!”“捲毛”猛地用粗暴的語氣打斷道。

此時,扎伊忽然停了下來。他用潛水手電往四下裏照射,我看到四周都是石筍,只有十點鐘的地方有一條比較寬的空隙可以通出去——剛纔,我就是從這裏走出去的。

扎伊照射了片刻,猛地開始攀爬左手邊的一根石筍。

我微微一愣,因爲看上去,那根石筍大概有3米來高,而且表面非常地光滑,很難爬。而且石筍頂部的旁邊,是一面石壁,看上去並沒有出路。

可是扎伊爬到石筍頂部後,頭部鑽進了旁邊的石壁裏,很快整個人都鑽了進去——就好像一隻蟑螂在廚房裏轉着轉着,忽然間鑽進了一個*時都不在人們視野裏的縫隙一樣。

我還在發愣,腰眼上微微一痛,“捲毛”在身後說道:“白勇士,該你了。”

我“哦”了一聲,走過去學着扎伊的樣子開始攀爬石筍。費了半天勁,終於爬到石筍頂部,這才發現那面石壁在這個高度上,的確有一條縫隙,並不是很大,勉強能夠容納一個人把身體橫過來進入。

而且,這條縫隙距離我所在的位置大概有半米左右,我幾次伸手要去夠,卻都夠不着,身體往前伸展得猛了,就要掉下去。

“快點啊!”身後“捲毛”催促道,“別磨嘰!”

“你能不能先把繩套從我脖子上鬆開?否則我這動作別扭,根本過不去。”我一邊說,一邊試圖去解脖子上套着的繩子。

“不行!”“捲毛”說道,“你敢亂來,我一潛刀飛過來,扎你的眼睛。剛纔你看到過我的飛刀本事的。”

我想起來剛纔在石洞口那把激射過來的飛刀,頓時不再言語,繼續伸手去夠那道石縫。

卻又失敗了一次。

此時,石縫裏橘黃的燈一閃,扎伊的聲音傳了過來:“手給我。”

一條健壯有力的胳膊從橘黃色燈光閃爍的地方伸了出來,我一把抓住,被扎伊一下子拖到了石縫口。我一隻手抓住紮伊的胳膊,另一隻手把住石縫的邊緣,腰腹用力,整個人鑽了進去。

“謝謝!”我用感激的語氣說道,“多虧你了。”

我一邊說,一邊打量,發現這裏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地面和頂部傾斜着朝左手邊聚攏、閉合。而在右手邊則是傾斜向上,越來越寬敞的形態。這個寬口通往遠處的一片黑暗中,具體是哪裏,卻也不知。

我心中暗想:這地方如此隱祕,他們是怎麼找到的?

身旁的扎伊此時笑道:“沒事,不必謝。”

此時,“捲毛”也正在爬石筍。我腦子裏忽然靈光一閃,有了計較。

鬼蜮嶺之謎最新章节 - 鬼蜮嶺之謎全文阅读 - 鬼蜮嶺之謎txt下载 - 旋翼之刃1980的全部小说 - 鬼蜮嶺之謎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無限之恐怖獵殺   我的出馬仙兒生涯   獵罪神探   風水靈探   陰陽鎮鬼師   尋龍天師   我當天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