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陰陽先生之犼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嘿嘿,我還以爲師傅你不出手了,回去也幫我們完成這邊測試得了,他們只是普通人這裏太危險了,而且……沒想到張凌嘉突然叛變,師傅……我能回去嗎?”看着那水面上縮小版的犼,心裏不由得沉了一下。

“廢話,我都來了,看來我得出山了,這幾年你說你,啥也不是,回去給我好好反省,”師傅敲了一下我的腦瓜門。

揉了揉,看着師傅和那個小犼,心裏很不是個滋味,“你……你……我告訴你,別看我的力量在你那,我要是說打你,我也是能打死你的。”小犼突然站了起來。

“你個小不點,很誰倆呢?”我剛要上前,師傅攔住我,讓我退後。

“嘟嘟……”霍青格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還在盤坐的霍青格,差點被手機的震動,摔下樹,歐克緊忙按住霍青格肩膀,接起手機,而那邊,張凌嘉聽到聲音,眼神冰冷的看向樹上,只見歐克站在樹上接着電話,身旁霍青格盤坐在樹幹上,“哦……看來我師傅敗了,哼,也早就預料到了。”張凌嘉拿出大刀,握在手中,蓄勢待發。

歐克接起電話,還未等他開口,那邊電話裏就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喂,霍先生,救……救我……救我啊,我在天其路,128號,我受了詛咒啊!”話說完那邊電話就掛斷了,詛咒,在歐克想那個聲音來源的時候,只見張凌嘉凌空而起朝他攻擊過來,歐克一腳踹在他那大刀側面,將張凌嘉整個人按在樹上,“他奶奶的,居然偷襲。”歐克將電話放進衣服口袋,收回腳,撣了撣上面的塵土,“差點弄髒。”

“切,那我就讓鮮血,來染紅你的衣衫。”張凌嘉咧嘴笑道,隨後嘴角裂開,嘴上鮮血淋漓,嘴角一直開到耳後,如同小丑的嘴巴一樣,嘴裏的牙變得尖銳,普通鯊魚牙一樣。

“呵……就你,你這得是吸了多少那小子的血,咦,真他媽孃的噁心。”歐克向後退了幾步,“區區一個卦師,就算你現在長能耐了,哼,也不是我的對手。”歐克手中甩出一條鎖鏈,鎖鏈漆黑,上面散發着暗淡的黑色光芒,光芒不是很強,但是看着那光芒,能感覺到那股鎖鏈上的力量,很是強大,鎖鏈直接朝張凌嘉揮舞而去,張凌嘉迅速躲開攻擊,只見那棵樹,被這鎖鏈抽出一道坑來,張凌嘉看着歐克手中的鎖鏈,不禁提高警惕起來,“這個武器是個好東西啊!”張凌嘉打量着鎖鏈,想着一會打敗他,將那鎖鏈據爲己有,“以前你不是沒有武器嗎?”

“是沒有,師傅賜予我的,我想要什麼武器,就有什麼武器。”歐克邪笑着,隨後衝了過去,張凌嘉揮舞着刀和他的鎖鏈相互碰撞,鎖鏈打在刀身,直接纏繞刀身,隨後向後使勁一拉,張凌嘉站穩腳步,緊握着刀,突然瞪大眼睛,將手送開,刀隨之飛了過去,拽歐克一個趔趄,一把握住刀,解開鎖鏈,將刀扔在地上,張凌嘉此刻手中變出一把黑紅色巨型戰斧,斧身高一米五左右,斧頭又厚又重,很有威嚴的模樣,看上去不簡單。

這個怪物,歐克不屑的目光拋出,張凌嘉有些憤怒,揮動斧頭朝歐克頭顱劈斧而去,動作速度迅速極快,歐克轉身一個翻轉,躲到一旁,這個人不好對付,沒想到趙晨楊的血居然會這麼可怕,什麼時候覺醒的犼血,歐克看着躺在地上的趙晨楊,沒有一點動靜,也不知道師傅怎麼樣了,歐克不能在掉以輕心了,鎖鏈一點一點的纏在手臂上,對着張凌嘉微微笑道,“也不知道是他的血厲害,還是我的附身咒厲害。”歐克咬破中指,在額頭中心點了點,隨後手朝眉心中向下畫去,直到鼻尖,“衆位將軍聽我號令,急急如律令,始祖後卿!”隨即,歐克眼睛變成了紅了,外貌沒有變化,手上指甲變得很長,黑紅色上面佈滿褶皺的青色印記,看起來有些滲得慌,一猜這指甲就有毒,歐克額頭上的血液在慢慢減少,可見在血液消失後,後卿就會離體。

“始祖後卿,呵呵呵呵,你以爲後卿我就對付不了嗎,太小看我了。”張凌嘉雪白的髮絲慢慢變成紅色,眼睛紅的有些嚇人,連眼仁都已經消失不見,一片血濛濛的紅,斧子再次朝歐克砍去,歐克抬起手,直接用鐵鏈擋住攻擊,只聽噹的一聲,斧子和鐵鏈碰撞的聲音,很大,歐克面不改色,對着張凌嘉舔了下舌頭。“我這幫你了,那這個小小夥子,就由我吸食他的血肉,他的靈魂歸你,怎麼樣。”後卿和歐克談着條件。

二人*用着一具身體,歐克沒有說話,“那我就當你是默認了。”後卿一把抓住斧頭柄,一個轉身,將張凌嘉甩到一棵樹上,隨後伸出拳頭,狠狠的砸着他的臉,一拳,一拳,聲音很大,能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小慧衆人嚇得捂上了眼睛,歐克手上流着鮮紅的血液,當然,這都是張凌嘉的。

“哼,隨便你。”歐克看着這個場面,心裏有些莫名的激動,熱血澎湃的感覺。

“′哼。”張凌嘉冷哼一聲,隨後手突然抓住歐克迎擊過來的拳頭,臉上鮮血不停地流着,皮開肉綻的臉,已經被打的沒有好地方了,他的眼睛很是堅毅,“不愧是始祖,不過,你們已經是過去式了,我的力量纔剛剛覺醒。”張凌嘉突然身上肌肉暴漲,整個人瞬間變大了兩倍,抓着歐克手,直接將他甩了出去,歐克在空中一個翻身,直接半蹲在地上,巨劍在手中匯聚,插進地上,讓身體*穩。

“有意思。”後卿站起身,看着張凌嘉,露出鄙夷的微笑,“不要掉以輕心,這傢伙現在′強。”歐克警告着他,怕他在掉以輕心,倆人一起玩完。

張凌嘉斧頭朝歐克劈來,歐克一個轉身,抓住斧柄,向後一拽,張凌嘉被拽了過去,後卿抓住他的臉,用力捏着,想要將他的頭捏碎,張凌嘉感覺到他想要如此,感受到他手上的力量越來越大,頭就這樣被他捏着。

“喂,犼,至於嗎,你怎麼都會出來,可是現在真不是時候,難道你忘記了嗎,他可是宿主,他要是死了,你也會死。”霍青格盯着犼,表情很是冷漠。

“哼,我已經決定放棄他了,真是弱爆了,他除了死,他還會幹嘛,自從跟你後,他已經死過多少回了,霍青格,你心裏沒數嗎?還不如我直接剝奪了他的身體。”犼停下攻擊,二人坐在了水面,開始交談起來,犼的話我明白了,他一直都想要剝奪我的身體,還和我簽訂契約一類的,也只是想要爭奪我的身體,他覺得我很弱,也是,我已經死過不知道多少回了,呵呵,還真是弱啊,抬頭看着天空,犼是好的還是壞的,他出來了會是好的結果嗎?師傅我也該真的相信嗎?將臣他就是錯的嗎?

一系列的疑問都在腦海中不停的浮現,師傅收我,也是爲了犼,救我也是爲了犼,一切都是因爲犼,我就是我自己,什麼犼不犼的,我要打碎,我要證明我自己,犼,總有一天,我會擊敗你,身體是我的,別人沒有權利剝奪,也沒有權利想要支配,握起拳頭,身上力量湧出,不知這股力量是從哪裏來的,心裏波濤洶湧着,是憤怒與不甘。

“嘿嘿……”張凌嘉笑出聲,聲音很是興奮,隨後聽到砰的一聲,只見張凌嘉的頭被後卿整個給捏碎,血液在後卿的手上,如同泉水一般,嘩啦啦的流下,張凌嘉身體向後踉蹌幾步,以爲他會倒在地上,誰能想到,他卻依舊站在那裏,手握着斧子,已經沒有了頭顱,居然還沒死,現在的他已經不是個人了,“嗯?”後卿有些疑惑,頭都已經沒了,居然還沒死,他也有些驚訝,不僅他驚訝,小慧他們也是很驚訝,“晨楊……”趙悅琦不停地搖着我的身體,可我已經沒有了任何意識。

“悅琦,沒事的,放心吧,他師傅已經去救他了。”小慧安慰着趙悅琦。

“都怪我,是我不好,剛纔我不該離開的。”趙悅琦哭泣着,眼淚吧嗒吧嗒的掉在我的臉上。

“剛纔你離開了?”劉小明看着趙悅琦,他們完全都沒注意到這一點。

“是啊,剛纔我發現周圍有異動,就在周圍轉了一圈,也是晨楊讓我去的。”趙悅琦看着那邊的歐克和張凌嘉,感覺到此事不好搞,張凌嘉太強了,如果霍青格和夫君在不回來,看來就很棘手了,趙悅琦擦乾眼淚,看着這邊的戰鬥,拉住我的手,緊緊的握着。

“真是個怪物。”後卿甩着手上的鮮血,看着那無頭的身體,拿着斧子的手,沒有鬆開,不禁腦中突然想起了什麼,好像刑天!

“好像……戰神刑天。”劉小明有些驚訝的看着張凌嘉。

什麼!衆人都有些驚訝。

戰神刑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乃是上古戰神,“哈哈哈哈,我是最強的,只要擊敗了你們,殺了霍青格,最後滅了將臣,那我就是這個地球的王,我纔是最強大的。”張凌嘉突然脖子處,慢慢血肉向上凝聚,匯聚出了一個頭來,張凌嘉晃動了一下脖子,微微一笑,“刑天之力,你們今天,都要成爲我的盤中餐,嘿嘿。”張凌嘉伸出舌頭,在嘴角處舔舐着。

“可惡,夫君,我這就去殺了他。”趙悅琦手中多出一把劍來,朝張凌嘉刺了過去,張凌嘉輕輕鬆鬆一斧子擋過去,一股力量,直接將趙悅琦震飛出去,直接摔倒在地,口吐鮮血,整個人瞬間沒了血色。

“不自量力,妖力也不過如此。”張凌嘉扔出手中巨斧,朝趙悅琦劈砍過去,趙悅琦無力躲閃,沒想到只是這一下,竟然傷到了她的妖靈,妖靈,妖精的靈魂力量,趙悅琦絕望的閉上眼睛,許久,也不見斧子劈來,“動我的女人,張凌嘉,我看你真是活膩了,今天,我就要將你碎屍萬段。”趙悅琦聽到這耳熟的聲音,不禁整個人呆住,睜開眼睛,看到一個挺拔的身軀站在自己面前,手中握着那巨斧,手心中一片殷紅,血液從手心中順着手臂向下流淌。

張凌嘉看着那身影,有些驚訝,隨後是喜悅的神色,看着我手中流出的鮮血,他很是興奮的模樣,“嘖嘖嘖,趙晨楊,不一般啊,也是,犼的候選人,能不有點出息嗎?”張凌嘉伸出手,對着那巨斧子,握緊拳頭,揮舞着向下,那斧子好像被一把無形的手控制着一樣,壓力越來越重。

“犼之力!”一聲怒吼,手直接抓住斧子,使勁一捏,直接將斧子捏成了廢鐵,揉成一團球,扔在地上,“張凌嘉啊張凌嘉,你說你的力量,用在對付將臣多好,這用來對付我,呵呵,你說我哪點愧對過你啊,我拿你當兄弟,可你呢,想要殺我師傅,殺我師兄,殺我女人。”手握成拳頭,不停的摩擦着雙手,“今天,你就挫骨揚灰吧。”手中亮銀槍蓄勢待發,發出咚咚的震動,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動手了,亮銀槍朝張凌嘉扔了過去,槍尖直衝着他的額頭而去,張凌嘉拿出一個綠色錦囊,朝空中一拋,一把戰斧,和一個盾牌隨之出現。

“還以爲會是刑天附體,可見他的力量還沒有強大到請出魔神,只有個武器,哼,不自量力。”剛開始還有些擔心,怕真是刑天之力,還真不一定打得過。“我看是我犼的力量強,還是你刑天的武器強。”亮銀槍在身邊不停的旋轉着,等待着我的一聲令下。

“趙晨楊,不要以爲你有犼的力量就很牛逼,如果沒有這股力量,你什麼也不是。”張凌嘉揮舞着斧子砍來,握住亮銀槍直接擋住攻擊,一股強大的衝擊力,瞬間將我逼退出好幾步,招架的很是喫力,握着亮銀槍的手,都在不停的抖動,這一下真是無比的強大,亮銀槍感覺到這武器的強大,有種好戰的感覺,瞬間好像有了自我意識一般,突然對着張凌嘉,我的手完全被它所控制,我有些驚訝,這玩意居然可以自己動,我還沒用道術呢。

直衝張凌嘉而去,乒乓的碰撞,讓武器只見相互擦出了火花,張凌嘉盾牌擋住亮銀槍的攻擊,斧子直接朝我胸口砍來,鐺的一聲,只見一把藍劍擋在我胸口,這把劍有些眼熟,是龍淵劍,“師弟!”轉頭看去,果然是邢浴晨,此刻他的臉,身上都是污垢,好像剛從泥湯子裏出來似的。

“張凌嘉,你挺狂啊。”邢浴晨直接將張凌嘉震退幾步,沒想到師弟居然變得這麼厲害了,可以啊,是因爲剛纔龍且的力量嗎?

“哼,狂也是要資本的不是。”張凌嘉全身突然變成黑色,這傢伙,猶如賽亞人似的,總是可以變身,而且變一次,力量就會比上一次還要強。

“真是傷腦筋,怎麼事情一下子都出來了,這龍且就在身邊,居然一直沒發現,呵呵,我這小徒也挺給我長臉啊。”霍青格拍了拍衣服,站起身。

“啊,師傅。”歐克緊忙過去攙扶。

“咦,對他師傅如此上心。”鬍子恆小聲的對着劉小明耳旁輕聲輕語。

“是啊,是啊。”劉小明點點頭,一羣人看到了有種基情的感覺,歐克看着他們目光都在盯着他和霍青格,擺了擺手。

“搞什麼,你們是不是想多了。”歐克對着他們幾個怒吼,並用憤憤的目光看着他們。

藍藍和小慧相互看了一眼,隨後蹲在地上,扶起趙悅琦,“我們爲他們加油。”倆人隨即握起了拳頭。

趙悅琦撓撓頭,感覺好幼稚的存在,點了點頭,“歐克,準備瞬間移動。”霍青格扔給歐克一個卷軸,“你能堅持多久,就給他們多久的時間。”霍青格隨即點了一根菸,坐在滿是泥濘的地上,隨着吐出一個眼圈,對着邢浴晨說道,“你們倆,想讓大家趕緊回去的話,就快點結束戰鬥,我不知道歐克能堅持多久。”

歐克打開卷軸,瞬間卷軸裏面冒出黑光,裏面一片漆黑,空洞洞的,我和邢浴晨對視一眼,相互點了點頭,握緊手中武器,再次和張凌嘉相互抗衡,鬼術力量暴漲,張凌嘉步伐相互艱難的挪動着,什麼神器,在廢物的手中,也不會爆發出多強大的力量,“喂,你們幾個先走。”歐克示意劉小明他們離開,幾個人看着那漆黑的卷軸,還有些害怕。

“進去吧,進去後也就回家了,辛苦了各位。”霍青格手對着幾人,手一揮,幾人凌空騰起,將他們扔進畫軸之中,“啊~”驚聲尖叫的同時,他們一起睜開眼睛,每個人此刻都已經回到了自己家中,看着身邊熟悉的環境,好像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樣,劉小明摸了摸頭,繼續倒在牀上睡去,對於這樣,纔是最好的恢復吧。

“去死吧。”邢浴晨突然向後躍起,隨即拽下項鍊,棺材瞬間變大,我明白他的意思,收回亮銀槍,張凌嘉感覺到有些詫異,爲何我會突然停止攻擊,隨即躍過張凌嘉身後,一腳踹在他的身後。

張凌嘉剛要回頭抓我的腳,可是晚了,邢浴晨打開棺材,一股陰風吹了過來,隨即一股強大的吸力將我們向裏面吸去,“啊,可惡。”面對着裏面強大陰氣,還有一股未知的強大力量,此刻的張凌嘉有些慌亂,“師兄,快躲開。”邢浴晨大聲衝着我喊道。

“這小王八犢子,氣死我了,這麼快開棺,我能躲開嗎。”亮銀槍插在地上,緊緊抓住,整個人都已經凌空了起來,一隻鞋被吸了進去,只聽裏面發出呲的一聲,隨後又沒了聲音,張凌嘉扎着馬步,身體前傾着,一把抓住我的腳,“哼,趙晨楊,你也別想跑。”

“臥槽了。”腳不停的踹着他的手,歐克看着我們此刻有些不耐煩。

“快點。”緊忙的催促着。

“哎呀呀,求生欲還真是強呢。”霍青格扔掉菸頭,隨即一腳踩滅,“爲師先走了。”霍青格進入卷軸之中,歐克嘴喃喃自語着,“天其路128號。”

“小鬼,我走了。”後卿躲在歐克的影子中,隨即消失。

“切,我以爲你早就走了呢。”歐克看着那邊的打鬥,很是不耐煩,“喂,快點,撐不住了。”打開卷軸,需要耗費很強大的道術,如今消耗很多,這下得修煉個兩三天才能恢復了。

“可惡,張凌嘉……去死吧。”右手緊緊握住亮銀槍,左手拿出火符,掐着符紙,張凌嘉突然有些顫抖的聲音,帶着懇求的語氣,“趙晨楊,看在我們是好朋友的份上,放過我吧,我一定不會在找你麻煩。”

“現在你祈求我,當時你有想過我嗎,我對你也不差啊,你居然這樣背叛我,你有想過你師傅嗎!”我的目光充滿冰冷,對他現在只有仇恨,算是又學到了一點,友情,呵呵,什麼樣的人該交,什麼樣的人不該交。

“可惡,那老傢伙,眼裏只有霍青格,一心的爲他賣命,可他得到了什麼,霍青格只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張凌嘉咬牙切齒的表情,這副嘴臉,我眯起眼睛,直接一腳踹去,張凌嘉不備,直接飛進棺材中,“趙晨楊,我做鬼也不會放過…………”話還未說完,咚的一聲,棺材關上,一切都恢復了*靜,收回亮銀槍,邢浴晨帶回棺材,看着那小小的棺材,帶着嘲諷的語氣,“鬼你都做不成。”

“沒完沒了是吧。”歐克衝着邢浴晨我們二人吼道。

我倆尷尬一笑,急匆匆的跳進卷軸之中,不敢有一絲怠慢,歐克跳進卷軸中,手順手一拽,卷軸原地消失,隨之這座山也憑空消失不見,這是我們現在不知道的。

回到師傅家,我們坐在地上,看着周圍熟悉的一切,看到師傅坐在椅子上悠哉的喝着茶水,邢浴晨盤坐在地上,不停的調息着。

不見小慧他們,四處張望,目光落在師傅身上,“師傅,小慧她們呢?”我有些疑惑,大家都回來了,可他們人呢。

歐克喘着粗氣,撇了我一眼,拿着卷軸回了房間,師傅放下茶杯,話語不快也不慢的看着窗子,陽光直射進來,師傅伸了個腰,“都各回各家了,他們會忘記發生的一切,當然,不會忘記你,行了,收拾收拾,明天和邢浴晨一起去學校。”師傅說完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本書看。

陰陽先生之犼最新章节 - 陰陽先生之犼全文阅读 - 陰陽先生之犼txt下载 - 八十先生的全部小说 - 陰陽先生之犼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陰陽掌門人   陰陽鬼帝   幽冥末班車   逐貨師   無限之恐怖獵殺   我的出馬仙兒生涯   獵罪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