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小说 >> 拿錯遊戲劇本後我超神了 >> 第一百零三章 抵達蔚藍星

第一百零三章 抵達蔚藍星

简体版 · 繁體版· TW繁體版· HK繁體版

飛船的娛樂室已經看不出原先的樣子。

原先放在這裏的各項嶽霖不會玩的娛樂道具被收進倉庫,娛樂室是飛船上空間最大,場地最平整的地方,沒有狹長的通道,沒有臺階,牆上也沒有凸起的裝飾物,非常適合打架。

陸嫣還在武器庫裏試圖操作E級機甲,嶽霖把揹包裏的禮服款長裙取出來留給她,如果她不想操作F級機甲改開E級機甲,這件禮服會成爲她的機甲必備裝備。

盧陵和左柯正在切磋。

表面上說是切磋,實際上就是盧陵單方面暴揍左柯。

果然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先前盧陵不在的時候嶽霖覺得左柯身手不錯,招式上的切磋可能不如陸嫣,但真打起來陸嫣不是左柯的對手。

左柯打架靠的是力量和意識,速度不快但下手極重,出拳穩準狠,每一招都不落空,每一拳都能打得對方沒有還手之力,非常符合他壯漢的身材。

在配合上他撿到的那把大錘簡直是如虎添翼,擱古代絕對是一員猛將。

光會打架沒有腦子的那種。

可惜他現在的對手是盧陵。

盧陵比他靈敏,出拳比他更快,力道比他更重,意識是比他更先進,除了機甲不如左柯哪裏都比左柯強。

左柯唯一的優勢就是比盧陵更耐打。

這不,左柯剛躲過盧陵的右拳正準備彎腰藉着機甲優勢衝撞,盧陵就用一種不可思議的上身不動左腳站立,單腿半截旋轉的非人動作把左柯踹翻在地。

踹的就是胸前。

嶽霖發現盧陵非常喜歡踹機甲的前胸,他不喜歡打機甲,他喜歡打機甲裏面的人。

“好厲害。”臭肉端着餐盤坐在嶽霖邊上感嘆道。

盤裏是3分瘦7分肥,烤得焦香的薄片五花肉,還冒着熱氣。

五花肉提前醃過,烤制的時候沒有撒額外的調味料,盤子的右上角有一小撮白糖。喫五花肉前用肉在白糖上滾一圈,裹上一層薄薄的白糖,待糖被肉表面的高溫融化後形成一層糖衣再入口,喫起來焦香酥脆甜美多汁。

臭肉端着盤子一邊喫一邊看,短短几分鐘小半盤五花肉就沒了。

這個喫法是他剛剛想出來的,嶽霖嚐了一口覺得太甜就沒怎麼喫,陸嫣在武器庫死磕E級機甲,盧陵和左柯打了正歡,這一盤烤五花肉就便宜臭肉全歸他吃了。

“部長,盧老大身手真好我就沒見過他這麼厲害的人。”臭肉感嘆道。

“巧了,我也沒見過像他這麼厲害的人。”嶽霖默默給爬起來繼續打的左柯點了根蠟,看了一眼正大口喫肉的臭肉,突然覺得他好像是全船最閒的人。

每個人都有事幹,就連臭肉都在喫東西,就他坐在娛樂室門口看左柯被盧陵打。

雖說打的是挺精彩的,盧陵作爲曾經競技場的頭牌,想看他一場比賽的花好幾萬買票還得走後門,嶽霖現在每天都能免費觀看簡直是賺大了,但這並不能改變他是全團最閒的人的事實。

原先星際航行大家都很閒,有左柯在湊在一起巴拉巴拉聊天還不覺得有什麼,左柯不在沒天聊每個人都閒也不覺得有什麼。

現在有了盧陵,左柯也回來了,嶽霖可以預料到今天的切磋只不過是一個開始,漫漫星際旅途左柯,盧陵和陸嫣能從頭打到尾。

他總不能這十幾天只看三人打架吧。

一邊喫燒烤一邊看三人打架也不行吶,得找點事做。

嶽霖看着臭肉。

臭肉看着盧陵。

臭肉發現嶽霖在看他。

臭肉:?

“部長,你想喫嗎?”臭肉默默把餐盤遞到嶽霖面前。

嶽霖推開餐盤,擠出一個和善的微笑:“臭肉啊,這段時間跟左團長出差又當廚師又當駕駛員的辛苦了吧。”

“不辛苦,不辛苦,飛船可以自動航行,那段路沒有什麼特別複雜的路段一點都不辛苦。”臭肉連忙道。

“是這樣啊。”嶽霖點頭,“那我之前給你佈置的作業寫完了嗎?”

臭肉:?

“書背的還記得嗎?”

臭肉:??

“走之前我跟你講的兵勢篇和地形篇之間的關係你還記得嗎?”

臭肉:???

當船上的其他幾人發現臭肉不知道跑哪兒去沒人做飯的時候,臭肉已經在罰抄避實就虛,因敵制勝這8個大字了。

.

從混亂星球到蔚藍星,飛船一共行駛了21天。

比預計的要快很多。

能這麼快抵達蔚藍星,主要還是因爲蔚藍星雖然不屬於中心星域,但從地理位置來看其所在的位置怎麼着也算是個城鄉結合部。

只要不是偏遠星球,治安就沒有那麼差。

星盜們再囂張,也只敢在聯邦地盤和蟲族地盤接壤的三不管地帶逞威風,真到了聯邦能完全管轄的地區還得是聯邦說了算。

除了頭幾天遇上幾波不用嶽霖和盧陵出手,左柯和陸嫣就能全清光的打劫的星盜外,後面的路程一切順利。

越接近蔚藍星就越熱鬧,最開始嶽霖他們一天都見不到一艘飛船,到後面遇上的飛船越來越多,嶽霖甚至還看見了一個旅行團。

七八艘相同型號的飛船並駕齊驅,場面別提有多壯觀了。

這21天的時間裏,左柯和盧陵各打爛了一臺機甲,比嶽霖預計的要多少少。

這兩位基本上每天都要從早打到晚,左柯每天都被盧陵打得嗷嗷叫,結束的時候一定要撂一句:陸妹子你來,我明天不打了,再和你打我就是狗,然後第二天乖乖當狗。

陸嫣這21天前一半時間在熟悉E級機甲,後一半時間在被盧陵打。嶽霖偶爾會看得眼熱提出和陸嫣切磋一二,被打一頓打清醒後繼續監督臭肉讀書。

教臭肉讀書是最有成就感的,臭肉身上有一切不愛讀書但怕老師的小孩兒的特質,這種學生平日裏遇到可能會讓嶽霖頭疼,但誰叫嶽霖在飛船上無聊呢,缺的就是這種能讓老師提起興趣的學生。

唯一讓嶽霖遺憾的是叛逆學生在後半段不那麼叛逆了,居然開始乖乖聽話認真讀書了。刷經驗效率上來了刷經驗體驗感卻少了一半,這讓嶽霖不由得懷念起曾經那個和他鬥智鬥勇罰抄就畫符的臭肉。

瓜九雖然曾跟着瓜大去過不少地方,打劫的那些地方基本都在混亂星球周邊,這種遠離混亂星球完全屬於聯邦地盤,看不見星盜蹤跡的安全星球瓜九也是第1次來。

出於謹慎,瓜九在靠近蔚藍星的時候就開始放慢飛船航行速度,在來往的衆多飛船中等到一艘看起來像是來蔚藍星旅行的旅行型飛船,跟着它來到一艘小型停船場停船。

正好這個停船場有兩個相鄰的船位,瓜九就把飛船停在那艘旅行型飛船隔壁。

左柯靠着駕駛室的透明窗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道:“總算可以下船了,我們這一趟飛了足足21天我這都快散架了。”

“得了吧,要散架也是打架的時候打散架的。你們三個打了21天機甲都打壞兩臺,有什麼好抱怨了的。”嶽霖情不自禁地活動了一下脖子,好像脖子真的有些僵硬似的。

“嶽霖,我們下船之後去哪兒啊?直接去找於普說的那個普吉大師嗎?”陸嫣問道。

“不急,這裏是安全的聯邦星球我們得先辦假證。”嶽霖道,看向盧陵,“你跟商隊跑過,知道在哪裏辦假證嗎?”

盧陵搖頭,從揹包裏掏出一塊手錶狀的東西帶在手上:“我有。”

衆人:?

你居然有證?!

左柯盯着盧陵手上的東西活像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好奇地道:“總不能這就是身份證吧,聯邦也太沒排面了,身份證做成一塊手錶讓自己的公民走哪兒帶到哪兒,大家不嫌麻煩嗎?”

“這是光腦。”盧陵無奈地道,開啓光腦,“光腦會綁定用戶的個人信息,可以當作身份證用,誰會閒着沒事出門把身份證帶手上。”

“你哪來的?”嶽霖當然知道這是光腦,這玩意正常的聯邦星球上基本人手一個,只要是聯邦公民就離不開光腦,但這不是玩家能弄到的。

光腦是可以當身份證用沒錯,可買光腦需要提供身份信息。爲了防止個人身份信息被泄露,每個光腦只有其綁定的用戶才能使用,偷來的搶來的都用不了。

玩家都是黑戶,正常的玩家玩到人物角色死亡都攢不夠買光腦的錢,嶽霖還沒見過哪個玩家能有光腦呢。

“商隊發的。”盧陵道,“這是走私光腦,綁定的身份信息都是假的。只要商家有相關設備,可以直接修改光腦的程序,假的身份信息也可以使用,大型走私商隊都這麼幹。”

“光腦只能在聯邦星球使用,混亂星球附近光腦無效我就收進揹包裏了。”

“你之前不是說你揹包裏什麼都沒有嗎?”陸嫣提出質疑。

盧陵:“……當時我們接觸不深,所以我……”

嶽霖和陸嫣懂了,互相有所防備。

“所以我們只需要去黑市買這種高價走私光腦就行,不需要辦假證。”

“那還在等什麼?咱們快去啊!”左柯興奮地道,他玩遊戲這麼久總算是見到除了機甲和飛船之外的高科技產物了。

說句實話,如果不是這個遊戲裏有機甲和飛船,單單以左柯他們幾個這段時間的遊戲體驗,說是末世背景的遊戲他們都信。

之前過得都是啥日子呀,大晚上的外面連個路燈都沒有。

“你知道黑市在哪嗎?”嶽霖微笑着看着左柯。

“不知道啊。”

“那不就得了,先逛着吧。”

盧陵通過光腦找到了一個離他們最近的小旅館,一口氣預訂了5間房。這家小旅館距離停船場只有不到1公里的距離,可以步行到達,嶽霖幾人跟着盧陵下船,該怎麼去旅館還得跟着盧陵光腦的導航。

嶽霖下船的時候,發現到隔壁旅行船上的人居然也纔剛下來。

隔壁傳的人挺多,看上去像是學生出遊,十幾個男男女女個個青春洋溢,領頭的是個中年人可能是老師正大聲嚷嚷着讓大家不要亂跑之類的話。

十幾個學生中有一個金髮姑娘非常耀眼。

皮膚雪白,在陽光下就像泛着光的頂級白玉,柳葉細眉,櫻桃小嘴,眼窩深邃,鼻樑立挺,棕黃色的眼睛跟琥珀一樣,右耳藏在淺金色的頭髮裏,左耳有一小塊露出能隱隱看見比常人要尖很多的耳尖。

是類精靈族。

什麼用都沒有,但長得特別好看的氪金種族。

“哇,這也太好看了吧,遊戲裏要是能出這樣的外觀我肯定要買!”陸嫣感嘆道。

嶽霖默默看了陸嫣一眼。

好吧,他知道爲什麼遊戲要出了精靈族這種沒用種族了。

“瓜九,那個金頭髮的長得好看誒!”臭肉不敢和老大們悄悄討論,就拉着瓜九說。

瓜九不爲所動:“哪裏好看了,要胳膊沒胳膊要腿沒腿的,渾身上下一塊肌肉都沒有瘦不拉嘰的,臭肉你是不是瞎了?”

嶽霖:……

普通星盜的審美真是沒救了。

和瓜九一樣不被漂亮妹子吸引的還有盧陵,盧陵只是簡單地打量了一下隔壁船的學生,視線在每個人身上停留的時間都差不多。

“我剛纔看了一下地圖,這個停船廠挺偏的屬於鄉下地方,先去旅館安頓下來,熟悉環境再考慮其它的事情。”盧陵道。

除了瓜九沒人聽他說話,都在看漂亮妹子。

這個類精靈族的姑娘估計是習慣被路人這麼看了,只是掃了嶽霖幾人一眼就跟沒事一樣接着跟身邊的同學聊天,有說有笑的,嶽霖隱隱能聽見他們說什麼交流,參觀。

盧陵不再說話,直接走了。

嶽霖幾人連忙跟上。

停車場對面就是一個小修船廠,小修船廠隔壁是租車行。修船廠大門敞開,有一個不知是員工還是老闆的中年人坐在門口看光腦,看得出來生意不太行。

小旅館就在停船場前面順着主幹道直走就能看見,不用拐彎。

剛纔盧陵也說了,這一塊屬於蔚藍星的鄉下地方,人少建築少,嶽霖幾人一路走到旅館門口只看了一輛行駛而過的車,上空倒是經過了不少飛行器。

店鋪也少,旅館邊上有一家雜貨店和一家修理店,除此之外都是荒地。嶽霖不知道未來的土地是不是也被污染了還是聯邦大多數星球的環境都不好,荒地上沒長草,他們這一路走來也沒見過綠植。

旅館不大,是夫妻店。

盧陵向老闆娘出示光腦的預定記錄後,嶽霖果斷掏錢,老闆娘也沒提讓其他人出示身份信息的事。

見嶽霖居然付現金老闆娘有些驚訝,也沒說什麼,點完錢確認無誤後熱情地將他們迎上二樓的房間,說了幾句類似於如果有任何問題就到櫃檯去找他,旅館提供早餐服務和叫車服務後就下去了。

就是不知道早餐是不是各種口味的營養液。

如此一來大家也就暫時安頓下來。

還真的有幾分像來蔚藍星的遊客,如果這6個遊客不是5個皆爲黑戶,另一個用的是假證的話。

拿錯遊戲劇本後我超神了最新章节 - 拿錯遊戲劇本後我超神了全文阅读 - 拿錯遊戲劇本後我超神了txt下载 - 噸噸噸噸噸的全部小说 - 拿錯遊戲劇本後我超神了 八戒小说

最近更新: 地球被隕石擊中了   我在末世種個田   我只想活下去   神級系統末世最強卡牌供應商   火力法則   踏星   簽到,人在孤島,剛自建豪華別墅